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中國樂器改良之隨想(管樂)
 ≡ ≡
中國樂器改良之隨想(管樂)
| [<<] [>>]

 

記得在我念高中的時候,就曾經看過鄭德淵先生寫的一本鉅作" 中國樂器學 ",內容相當豐富,著實讓我研讀了許久。 特別是其中有關樂器改革方案的部份,我特別有興趣。那時候曾經天馬行空的幻想出 了許多改良的國樂器,比如說雙簧哨的銅管樂器,多簧片的大音域低音巴烏,有數十種之多。 現在,我已經是專業國樂團的團員了,對於實際樂團的經驗,以及對樂器性能和使用上的了解,要比當年要豐富。縱使如此,我仍然對於國樂器的改革,有很大的興趣。即使只是紙上談兵,也可以稍微滿足一下我的想像力。 而在 BBS 上面,這樣的話題,應該也是蠻輕鬆的。

下面,我就開始我的幻想之旅,請慢慢欣賞。

樂團

從我學國樂開始,最主要接觸的就是現代國樂。也就是以國樂團為主要演奏方式的國樂,這應該也是大多數人所走的路子。 至於近來有些人反對大型國樂團的路線,這是一個爭論已久的問題,不在此處討論。 不過,看我的標題,就知道我是支持現代國樂以及樂團形式的。 當年,所聽的錄音帶,以聲美出版的第一商標國樂團為主,逐漸出現了沙鷗等等的大陸盜版帶,透過香港,大陸方面的資訊輾轉流入臺灣,使此地的樂團逐步改變。後來開放的腳步加快,黃安源,鄭濟民等在香港的演奏家在先,大陸演奏家在後,逐步打開本地聽眾的視野。在樂團方面,則是以香港中樂團來台演出為最高峰。從此以後,兩岸往來頻繁,各大樂團相繼來台演出,好不熱鬧。 從第一商標,到香港中樂團,這些年來就本地的視野來說,開拓的程度有如天壤之別。第一次聽港中的音樂會時,的確相當感動。那是我第一次覺得國樂團真正可以登上大雅之堂。 這中間,樂團編制的擴大,樂器種類的增加,演奏技術的提高,作曲技術的進步,等等許多的原因,都使得國樂團發展成為具有相當能力的演奏團體。這裡,我僅針對樂器方面,來發表我的意見。 先從吹管樂器開始: --------------------------------------------------------------------------------

笛子

笛子的改良,不論是大陸方面或是臺灣本地,都有人做過。改良的程度,方向都各有不同。 我認為,笛子最需要解決的,是半音問題以及音準問題。 就半音問題的解決來說,不外乎增加音孔或是增加按鍵來解決。增加音孔的,會有影響演奏的問題,增加按鍵,也有影響風格的問題。 我想,以目前的情況來說,基本的六個孔,應該保持原狀不變。這有點像電腦軟體的相容性原則,也就是傳統演奏技法完全保留。對於不會新增按鍵演奏的人來說拿到改良過的樂器,也應該要能夠順利演奏才是。 按鍵的部份,增加三個獨立的閉孔按鍵 ( 按了才打開 ),當筒音為 sol 時,三個按鍵分別可以發出 #sol #do #re 三個音。分別由右小指,左小指,左無名指負責按。 至於 Si 和 bSi,則把第二孔做成大小孔的組合,類似西洋木笛的作法。 這樣改的好處有: 第一, 絕大部分的傳統手法都可以照用不誤,少數 ( 如橫向抹動) 則犧牲。第二,按鍵構造最簡單,指法也不影響原來的指法,可以並用,卻能大大增進半音的準確性,穩定性,以及音色音量的統一。 這樣的改良,比起全部加鍵的方式來,僅在大量半音使用到之時,略遜一籌。一般國樂曲目,已經足敷使用。而且在改造的花費上,也是相當低廉。 再來,則是 pitch 的調整。為了音色的美好,多數人喜歡用單節的笛子。 但是從科學的角度來看,這對音準的準確有很不利的影響。對於臨時的溫度變化,不易掌握音準,而且會造成演奏上額外的負擔(嘴型,角度,口風等等)。 所以,我認為分節的笛子,在樂團中是必要的。但是,分節處必須稍加改良。 第一,接環不要用銅,而應該用類似長笛的合金材質。硬度增加,表面光滑,接合緊密,特別是接頭處要平整,盡量減少影響發音準確的因素。第二,接環的長度要加長,厚度也要略增,配合上合金材質,才能比較順利的傳導震動,減少截斷竹材所損失的導震性,減低音色的損失。 再來,是吹口的部份。由於傳統竹笛的吹口是手工挖製的,因此出入很大。大小,形狀, 傾斜度等等差異很大,也就直接造成了笛子音色,音準,反應等等的差異 ( 指竹材品質相同的情況下 )。另外,竹材的厚薄,也有影響。吹口部份的厚度,是要有一定比例的。西洋長笛的吹口之所以要墊高,就是為了製造出厚度來。(其管壁厚度很薄) 所以,我認為竹笛的吹口部份,也應該用金屬製造,但是保持傳統吹口的形狀,維持發音的音色。可以設計幾種不同特點的吹口,不過前提當然是要好吹。然後用機器生產,品質統一,對於竹笛的良品率的提昇,會有很大的幫助。如果竹材厚度不夠,也可以稍微墊高。 其他如膜孔,則可以用塑料。可以減少膜孔挖得不好所造成的問題。 關於笛子的內徑,問題比較大。照理來說為了發音的穩定,音準音程的正確,應該把笛子的內徑做成正圓形。前後端的比例,則依傳統維持相同或是略為收縮。不過,由於竹材纖維的連續性,若是對內徑加工,可能會破壞竹材的連續性,減低導震能力,也就影響了音色的美好。 我的看法是,為了達到音準的要求 ( 特別是超吹, 泛音等等 ),還是應該做內徑的加工。只要竹材的厚度比例適當,影響就比較小。好處則很多,除了管壁的平滑,圓整之外,最重要的是在分節處的接環,就可以完全符合圓徑,不會像目前的分節笛子,由於接合處的不平整,而造成了音程失調(特別是第三個八度的超吹)。 以上的改良,並沒有太大的變動。在笛子的演奏法,外觀上面,改變也很小,但是可以解決最重要的音準問題,也可以使得笛子的良品率大為提昇。樂器的製作生產,科學化是相當重要的。 如果國樂器的品質趨於穩定 ( 指的是音準及發音,音色當然不是靠這些改良 ),想必對於學習的人來說,有正面及推廣的作用。 上面說到的改良,最高可以用在 G 調梆笛上,最低到大 G 笛子。用在樂隊的話,當以 G,F 梆笛,D,C 曲笛為主,可以改善音準的問題。


新笛

目前國內的樂團中,似乎只有教育部的實驗國樂團,把新笛列為編制之一。其他的樂團,多半是以低音大笛或者是簫來代替。 以我個人的看法,覺得新笛在樂團中,有絕對存在的必要。原因如下: 第一,在音色上,新笛沒有膜孔,所以發音比較單純,音色的穩定性,融合性佳。使用新笛,除了音域上擴展了笛子類樂器的層次以外,更重要的是可以使得笛子組的音色得到支撐,音準的感覺也得以穩定。特別是吹奏和聲時,效果更好。 第二,在許多時候,新笛可以與其他聲部配合,不論是作主奏或是伴奏,都有很好的融合度。比起傳統竹笛來,運用的範圍更廣。 事實上,以相同的音域來說低音大笛與簫都很方便,但是在音色上來說,新笛的個性比較弱,也因此適用的範圍更廣。所以,我認為應改把新笛定為編制內的樂器,而把大笛與簫當作特色樂器來使用。 說到這裡,也許會有人提出兩個問題。一是新笛不好演奏,二是乾脆用西洋長笛代替算了。 新笛的演奏法,的確比較困難,除了半音階很容易之外,一般演奏上比傳統笛子困難。對於熟練的人來說,這並不構成問題,但是從科學的角度,以及樂器的推廣來說,這種有點困難的演奏法的確很不利。 至於西洋長笛,老實說,與新笛的音色是完全不同的。金屬的共鳴和竹子的共鳴,音色上差別很大。如果聽不出來,實在需要多多接觸各種錄音或是演奏會。所以,不能直接拿來用。 我的看法是,新笛應該是竹子為主,竹材的質量要比照大笛的水準,音色及音量才會好。而按孔及吹孔的部份,則採用西洋長笛的方式。其中按鍵部份,應該採用開孔式的系統 ( 如果不曉得開孔式的長笛,可以去樂器行打聽一下 ), 如此可以使發音較好,也得以保留部份滑音的能力。吹口的改良,則可以使新笛的音量增大。 在竹子上加很多鍵,不能直接裝在竹子上面,會裂開,並影響震動。所以必須採用部份的金屬外環,套在笛身外面,作為加鍵的依據。比如加鍵篳篥,也是竹子的,就採用類似的方法。 加鍵喉管 ( 竹子 ),由於加鍵很多,所以必須在整個管身之外套上一層金屬,就完全看不到竹子了。 所以,根據相同的道理,本人理想的新笛,外觀上與西洋長笛類似而較粗,頭段較長。而內部是竹材的管身,是實際發音共鳴的地方。為了減少外觀上的差異,可以烤漆成為黑色之類的。 寫到這裡,我的理想笛子組就算完成了。以一個標準的大型國樂團來說,兩把改良的梆笛,兩把曲笛,以及兩把新笛,是最好的組合。 其中有一點我忘了提。就是改良後的笛子,由於音孔增加,內徑及吹口標準了,所以音域上應該是可以把第三個八度的音予以實用化,也就是這些音的準確度,發音的難易度,音量控制的程度,都應該會改善很多的。如此一來,整個笛子組的音域增加,表現力也就增強了。


高音笙

高音笙的改良,是有目共睹的。以前的樂團用十七簧傳統笙,還要轉好幾個調子,實在太辛苦了。現在的高音笙,已經有了擴音管常用的也已經到了三十六簧,也就是有三個八度完整的半音,成為音域相當寬廣的和聲樂器了。 學笙的人是相當辛苦的,有太多不同的笙,各種的指法要去學。到最後,某個老師用某種笙,他的學生跟著用,也許就很難去吹別人的曲子。變成了一種障礙。 至於樂隊合奏用的高音笙,目前常見到的是三十六簧方笙及圓笙。其中圓笙的指法存在有上述的差異問題。所以即使某些樂曲要用圓笙比較好吹,但是考慮到樂器規格的統一,推廣,以及符合最大多數合奏樂曲的要求,無疑的,應該採用三十六簧的方斗笙。 接下來是擴音管的問題,在音色上大有不同。以傳統笙方式的無擴音三十六簧笙,音色尖銳而直接,不易融合,比較適合吹奏單音的旋律,有擴音管的,則接近於蘆笙的音色,比較柔和,適合吹奏和聲。 所以,最好的辦法,是用兩把高音笙。不過在作曲家未能充份利用時,這樣做也不見得有好處。 用兩把高音笙的理由,還有一個。就是吹奏和聲時,可以使和聲各個組成音之間的音量比例,能夠比較正確。由於笙的先天構造特性,因此同一把笙,一次吹出的和聲,各個音的音量是不平均的。用同樣的力氣,吹的音數目不同,音量也不同。所以,一個和絃讓笙來吹,往往會與想像中的效果不同,就是因為笙無法單獨調整和絃中各個音的音量。 所以,用兩把,便可以由兩位演奏者來分別控制音量,也就可以彌補這種先天缺陷了。如果配器的技巧成熟,可以使和聲變得很豐滿而均衡。 至於笙的改良,我的著眼點在於簧片。我認為簧片應該規格化,笙腳及笙苗的尺寸也是。只有這樣,才可能把笙的維修問題解決。一但規格統一以後,便可以大量生產。到時候,某一個簧片損壞了,只要去樂器行,告訴他簧片的編號,買一片回來換上去就可以了, 豈不是很方便? 甚至可以用機器來抹綠 ( 也許用某種蒸氣 ),單片抹好綠的簧片零售,或者是為老舊簧片進行自動抹綠。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天,我想吹笙的人口一定會增加的。 另外如漏氣的問題, 照理說來以三十六簧笙的發音構造 ( 與傳統笙不同 ),不發音時是閉管,應該是不會漏氣的。可是實際上,即使完全不按,吹氣還是會漏掉。除了音孔處的皮墊可能漏氣以外,笙腳和笙斗的接合處,應該是元凶。我認為應該加上橡膠環,來徹底做到氣密的地步。 最後一點,是音準的問題。也許有人會說,笙哪裡會有音準的問題? 實際上,的確存在。因為水蒸氣凝結後附著在簧片上,增加了質量,便會使音高降低。其他樂器的趨勢則是偏高,兩相比較,背道而馳,問題就很明顯了。 目前的方法,有的是加暖爐,或是加熱水,也有用吹風機的,更有調音時先把音調高一些的。除此以外,我想是不是可以設計一種微調笙苗內部氣柱長度的機構,以供必要時,稍微改變一下音高? 因為笙的發音是由簧片與笙苗耦合共振才能發音,不曉得稍微調整氣柱的長度,能否稍微改變音高而不影響發音? 這一點只是我的設想,未經任何事實證明,僅供參考。


中音笙

中音笙有很多種,有的是用傳統笙的作法,有的就是三十六簧笙的加長型。不過目前來說,以蘆笙原理改良而成的中音笙,是最常用的。也就是說,沒有用到竹子的笙苗,而一律是銅製的共鳴管,所以看起來金光閃閃的。 常用的有三種形式。蘇州的有一種是中音抱笙,一種是中音台笙,一種是北京式的中音台笙。其中北京式的音域較低,而且是用槓桿式的按鍵。前兩者則都是採用按鈕式的。 中音抱笙的好處,是造型比較類似傳統笙,台笙看起來就有點像管風琴之類的西洋樂器。不過抱笙內部的機械構造較為複雜,維修困難。 相形之下,台笙的形式,可以把構造簡化,維修也就比較容易。上海與北京的音階排列方向相反,前者的笙管排列是 v 字形的,後者則是倒 v 字形。 由於北京式的排列與三十六簧高音方斗笙類似,由內向外音高上升,因此比較容易上手。 而且他的音域比較低 ( 我忘了低多少,可能相差四度或是五度左右 ),在運用上,與高音笙的音區較少重疊,而又可以有部份低音笙的效果。中小型樂團用起來,就相當好用。唯一的缺點,就是不太容易看到指揮,也不容易被觀眾看到。 中音笙基本上沒有特別需要再改良的地方,也是要能把簧片的維修系統化,便可以更有利於推廣使用。只要待過樂團的人,就應該知道中音笙已經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聲部了。 中音笙有一個常見的毛病,就是共鳴管有時會吱吱作響。我的看法,應該每一支共鳴管的上下端,固定的部份都要有橡膠環作為墊片。而共鳴管本身,在固定的部份,要加一圈較硬的外殼,才不會像薄銅片那麼容易變形,也就可以減低發生鬆動,造成雜音的機會了。


低音笙

低音笙,也有很多種類,比如說濟南前衛用的蘆笙筒,就很特別 ( 我聽起來, 有點像西洋低音單簧管的音色 ),只是外型像風琴,而且很大台。目前一般專業樂團最常用的,還是蘇州的低音大抱笙。 低音抱笙的構造基本上和中音抱笙相同,只是放大了而已。簧片大,也就相對的更費氣。所以維修的改進(零件的分類,供應)應該是首先要做的事情。 如果也有低音台笙,也許可以稍微改善一些。 總而言之,笙組的改良,經過許多人的努力研究,已經相當完備。所應該做的,第一件事是簧片的規格化大量生產,使零件的供應穩定而價格合理。第二件則是指法排列的統一,這樣才有利於推廣普及。 從笙的改良,也發現到,只要音域大,半音階齊全,指法便利,強弱分明,就可以成為一個重要的聲部。 也就是說,一個樂器的改良結果,只要他的性能好,自然會促進作曲手法的改進,進而使得樂團的表現能力更加提高。


傳統嗩吶

哈哈! 終於說到了我的本行。 嗩吶在國樂團中的重要性,隨著時間而增加,以往的國樂團,一把嗩吶還嫌多。現在動輒要四五把之多。這和樂器的改良,有很大的關係。作曲家逐漸懂得運用的技巧,也是關鍵所在。 這裡,先鎖定傳統嗩吶來說。加鍵嗩吶是下一段的事情。 傳統嗩吶,就各地來看,可以說是五花八門,相當不統一。跟笛子比較起來,各地的嗩吶差異極大。 目前一般國樂團所使用的傳統嗩吶,是以蘇州嗩吶為主,也有使用北京嗩吶的。至於其他種類的地方性嗩吶,僅作為特色樂器使用。 基本上,這兩種嗩吶,是以北方的小嗩吶為藍本,而與南方的大嗩吶有所不同。在音色上,比較高亢嘹喨。不過經過改良以後,音量比較收歛了些,適合在樂團裡使用。其中哨子和演奏技術的影響,可能是最重要的原因。 傳統嗩吶,由於構造簡單,問題比較少,但是還是有的。 第一,不同種類的嗩吶,錐度比例以及粗細會有不同,所以就使得音準不同。特別是平吹與超吹之間的力度變化,最為明顯。這問題在笛子上就不會發生。因為嗩吶是圓錐管,相當小的錐度差異,就會造成音準比例的不同。 第二,哨子的差異很大。不論是材料,形狀,大小,整修,都有差異。所以難以統一音色。 上述兩個問題,不太容易解決。以笙為例,各種地方的差異,是在音位的排列上,而不是在演奏的口內技巧等等,更沒有音準的問題。可是嗩吶就不同了。上面的兩個原因,使得演奏方法各有不同,即使是用同一種嗩吶,不同的人之間,哨子和嗩吶也是不容易交換使用的。音準的問題,是最麻煩的。 我認為,解決的辦法,只有盡量統一規格一途。首先是嗩吶的尺寸比例以及內徑錐度要統一,而且必須用最精密的加工來製造。圓錐體比起圓柱體來,要求要高得多了,西洋的雙簧管也是一樣的情況。 再來,就是要大量種植高品質的蘆葦,統一哨子的材料及規格。以大多數人的使用習慣為標準。哨子的加工也要盡量仔細,最好是能有修好的哨子提供給初學者用,而一般的則供有基礎者使用。這與西洋樂器的作法是相同的。 由於嗩吶的尺寸,以及傳統演奏的手法。因此傳統嗩吶不宜加鍵。對於半音要求較多的,另外採用加鍵嗩吶來演奏。這一點與笛子的情形略有不同。


加鍵嗩吶

加鍵嗩吶,是管樂組相當重要的一項改革。對於音域的擴展,音響的豐富,有很大的效果,目前也成為各樂團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聲部之一。 根據音域加鍵嗩吶從高音,次高音,中音,次中音,低音,乃至於倍低音,都有製作。而且產地很多,各地的規格構造也都不太一樣。 加鍵嗩吶的共同特色,就是音量的減小,以及音色上較為收歛。所以對於和聲,能有較好的效果。如果用相同音域的傳統嗩吶,可能就比較刺耳。 根據產地來分的話,常見的有廣州和北京的。若是以構造來區別的話,高音的算一種,中音和次中音算一種,低音另外算一種。 高音加鍵嗩吶,由於尺寸小,因此加鍵的程度要比中音的來得低。 中音和次中音的指法構造基本上是相同的 ( 指同一地製造的 ), 複雜的程度大約與西洋的單黃管相當。有一種仿造雙簧管設計的中嗩,較為複雜,但是也遠比真正的雙簧管要簡單得多。 低音嗩吶則是各顯神通,完全沒有規則可尋,指法自然也就無從統一了。 依我的看法,認為應該把所有音域的嗩吶指法加以統一,如此一來就方便多了。而且記譜應該全部採用移調記譜。以五線譜為例,應該全部用高音譜號,看到同一個位置的音符,就按相同的指法,便可以得到正確的音高。這是西洋樂器早就在用的方法,不是我想出來的。只是國樂團的譜沒有人來做移調記譜的工作,害得我們這些常常換樂器的人,要去遷就各種不同的譜號,各種不同的指法。 所以,所有的加鍵嗩吶,設計上應該要有相同指法的所有按鍵。其中只有高音嗩吶,可以省略最低音域,以謀求音色的改善。因為中音嗩吶的管長比例,比傳統嗩吶要長得多了。高音加鍵嗩吶若也是如此,發音就會悶暗,音量也會太小。而倍低音嗩吶由於管長太長,不可能仍然做成直線的,所以按鍵可能會很複雜,否則就是要另外設計一套按鍵。這和巴松管的情況是相同的。 所以,只要用相同的指法, 便可以演奏所有的加鍵嗩吶 ( 有些像薩克司風的情形 )。這是一定必要的。 目前,我所見過的加鍵嗩吶之中,以北京早期製作的整套加鍵嗩吶,最為適合,可惜產量很少,很難買到。 主要的特色有: 自然音階的指法與傳統嗩吶完全相同 ( 這一點就贏過其他的設計了,包括自動鍵的中嗩 ),泛音鍵的操作不影響按孔的進行,以及沒有側面的槓桿鍵(可以維持手形的最小移動,利於迅速演奏某些音程)。 而且該系列嗩吶的錐度比例很好,發音極為穩定,特別是泛音很穩定,音色音量也很好。 調性上更是相當方便好用 ( 這是廣州式的最大缺點 )。所以,是極為值得採用的加鍵嗩吶。 對於加鍵嗩吶的改良,我有些意見是屬於細部的按鍵安排設計,規格尺寸的調整等等,就不在這裡列出了。不過有一點是可以說說的,就是零組件的生產。比如按鍵一律用機器生產,( 目前是半手工 ),如此才能容易替換,其他如銅芯,按鍵的皮墊,彈簧等等,都應該量產才是。 我甚至想過,應該像西洋樂器一樣,做一些塑料的,作為初學使用。塑料的好處是價格低廉,品質統一,保養容易,最重要的是發音穩定,可以減低初學嗩吶時掌握音準不易的挫折感。即使音色差些,對於一般學校社團來說,應該是不錯的選擇。 嗩吶組的功用,相當於交響樂團裡的銅管組。重要性相當高。基本上加鍵嗩吶的性能已經相當不錯了,音域,半音,音量幅度等等,都有相當的能力。希望能夠更為普及。


管子 / 加鍵管

管子是一種個性相當強的雙簧樂器,它的管身及內徑是圓柱體,所以發音與嗩吶不同,它是十二度泛音超吹的。所以平吹和超吹的指法不同。 傳統的管子,有許多富有特色的曲目,適合獨奏或是領奏。在樂隊中,除了少數曲目之外,一般是不用管子的。所以,傳統管是一種特色樂器,而不是樂團的常備編制樂器。 傳統管比起嗩吶來,構造更簡單,就獨奏或是領奏來說,沒有什麼改良的必要。音準等等靠的是修哨子的功夫以及演奏的技巧,樂器本身則相當簡單。 大陸方面,早有了加鍵管的改良。其中一種是針對傳統管來做改良。主要是針對音階中所缺乏的半音進行加鍵的工作。不過很少看到使用。 另外一種,則是以管子的發音原理,加上整套的西洋樂器加鍵法,製作而成的。所以,指法上是完全與傳統管子無關的。 為了樂隊的需要,這種加鍵管被定位成為一種中低音的雙簧類管樂器,以彌補國樂團管樂的中低音樂器,並且增加一種新的音色聲部。管被做成中低音域以後,減少了一些高亢的個性,但卻成為一種頗富有磁性音色的樂器。使樂隊原本三大類的管樂器,擴充為四大類,大大增加了樂團管樂組的音色組合變化,也使得作曲家有了新的選擇。 目前,有中音,C音 ( 有人稱之為次中音 ),倍低音等等種類。 指法完全相同,極為類似西洋單簧管 ( 俗稱黑管 ) 的指法,而且泛音也是一樣十二度,所以連超吹的指法也是相同的。如果有一個黑管的高手來吹只要能掌握加鍵管的哨子,就可以成為相當厲害的加鍵管演奏者了。 老實說,除了音色不同之外,外觀上實在很像黑管。 所以,第一點是記譜也要統一移調記譜,才能統一指法。而由於低音加鍵管是最最常用的,所以其他的管可以向它看齊,以低音譜號記譜。 目前的各種加鍵管,如同嗩吶一般,各相差四或五度,不過我覺得由於加鍵管的音域很大,光只是平吹就有兩個八度差一個音,所以沒有必要如此密集。低音管維持現狀,中音管可以提高一個大二度或大三度,倍低音管則應該做成低音管的低八度樂器。由於圓柱管的閉管特性,低八度的樂器不必加長一倍,所以只要頭尾兩端彎曲一下就可以了。 另外一個問題,是內徑的粗細。如果有仔細看過低音管的人,應該會發現它的內徑竟然相當細,與高音管差不多。事實上管子或者是篳篥,都有這種現象。也許是因為哨子搭配的關係吧。不過我覺得,低音管的內徑,應該稍微加粗些,如此應該可以使音色較為厚實些,不會只有發出 " 比..." 的聲音,而且音量也可以加大,提高音響效果。當然,哨子的尺寸,以及整把樂器的比例都要重新設計過就是了。 加鍵低管是常用的樂器,有的樂團已經列為標準的編制。這種樂器的性能相當優良,音域寬廣,音色音量變化幅度大,間具有類似西方交響樂團中單簧管以及巴松管的作用,為國樂團原本卻乏音色變化的管樂組,增加了新的選擇,也就增加了無限的新組合。希望以後更能受到重用。


管樂組其他的特色樂器 就我的觀點來說,樂團編制的樂器盡量要固定,選擇音域廣,半音齊全,性能良好的樂器為主,才有利於演奏的熟練,作曲的發揮,教育的推廣等等。

所以其他的樂器,即使有用到,也只能算是特色樂器。 比方說簫,口笛,排笛,拉笛,巴烏,壎,葫蘆絲,蘆笙,傳統笙,地區性的嗩吶,傳統管,篳篥,長尖,海螺,卡腔,牛角,等等。這些樂器,一般都是以獨奏的型態出現( 包括在樂隊合奏中出現的部份也是一樣的 ),所以一般來說,維持目前的構造就可以了,只要做得精緻一些即可,而不必大張旗鼓去改良。 國樂團的管樂組,加入了新笛,中音笙,中音嗩吶,加鍵低音管以後,在音色的變化上,音域的擴展與重疊上,都有了極大的發展,能力也就大為提高了。不過就光是管樂組的演奏部份,相較於交響樂團的木管樂組來說,音色仍嫌不夠,有必要再開發新的成員。 也有的論點認為應該增加銅管樂器,早年臺灣也有樂團試驗過。只是感覺上相當突兀,自從加鍵中低音嗩吶實用化以後,就沒有人用銅管了。而中音笙的使用,也有相當多的時間,擔任了類似於法國號的作用。 所以,應該增加的是類似於木管樂器的音色,必須可以豐富音色,而且要有一定的性能,才足以成為編制樂器。我的看法,應該是一種雙簧樂器,音量不要太大,也就是類似於雙簧管的作用。可能從某些少數民族的樂器可以得到靈感。至於管樂的低音層次部份,低音笙,低音嗩吶,倍低音管等等,應該列為必備樂器。 管樂器的部份,到此告一個段落。我所謂的改良,是以現有的為基礎,用最少的變動達到最大的效果。如果真的能實現,我們就可以有一個威力強大,功能齊全的管樂組了。早日擺脫笛子吹旋律,笙吹和聲,嗩吶吹大聲的老套公式,而能真正發揮國樂團的交響性能。(至於國樂團的交響性,建立的基礎並不同於西方的交響樂團,這一部份就再說了。)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