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对笙演奏和制作的几点设想
 ≡ ≡
对笙演奏和制作的几点设想
| [<<] [>>]

笙演奏艺术

                        对笙演奏和制作的几点设想                               
                                                  --广东民族乐团谢志强
      笙是中国最富有历史研究价值和发展空间的乐器之一。它不仅广泛流传于中国各地区,也流传于海外华人之中。经过近三千多年来的演变,尤其是近五十多年的不断改革,其在演奏技巧、音域广度以及音色统一等方面都得到了极大地丰富与发展,并日趋成熟。目前,笙已成为中国民族乐团中最重要的常规乐器。在中国的民族乐团(队)中,如果缺少了笙组,那是无法想象的。
   
     在中国音乐中,笙不仅作为独奏乐器,可以演奏许多独奏曲、协奏曲,而且作曲家还把它视作民族管弦乐的和声配置基础及旋律声部,甚至把高、中、低音笙组合成一个笙组的演奏形式来演奏中外世界名曲。
随着时代的发展,笙的演奏形式越来越复杂。笔者曾接触过中国几十位当代活跃的著名指挥家,当这些指挥前来执棒时,几乎都带来一些高难度的现代音乐作品。其中不少作品的复杂和声以及多旋律线条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在实际的演奏中,由于笙的制作工艺及乐器本身结构等方面的问题,演奏效果并不理想。笙是能演奏和声的乐器,但是还存在和声根音、三音、五音不平衡的现象。(这个问题有待笙的制作大师来进一步解决)例如:当一架笙演奏旋律为:

我们听到的是笙发出一种特殊的混合音响,而分辨不出是在演奏三条旋律,目前解决的办法是用二架笙或三架笙分奏。
     中音笙、低音笙的作用很重要,它可以使管乐大声部的音响更加交响化,作为背景音乐的效果非常好。但由于中、低音笙的音域较低,发音比较迟钝,不适合演奏快速的旋律或者快速转位和声。大型民族管弦器曲《打虎上山》,一开始就用每分钟160拍的速度进行,笙组的配器是每拍都转和声。笙演奏这种配器是非常困难,只能笙声部放慢速度进行练习,尽最大能力来完成演奏。
     笙专业演奏员在民乐演奏中,除了能听到自己乐器所发出的声音外,同时要求其本人也能听到别人演奏的声音,以便及时调整自己的音量。人耳在同等声压下(声音的强度),会对中频感到声音强,而对高频声音和低频声音则感觉到弱。所以,在民族乐团现场音乐会的演奏中,笙演奏者跟据现场情况要不断调整高、低音器乐的演奏力度,防止声音的掩蔽效应。例如在音乐厅可以用80db-110db进行演奏,在录音棚用60db-100db演奏,在大广场、野外场合就要用90db-130db来演奏等等。从而使乐队的音响达到平衡。
     笙的演奏中,不少笙演奏员出现有音无乐的现象。其主要原因是把乐句和乐段演奏的不清楚,对乐曲的强、弱演奏成一个力度,吹奏中的颤音不按乐曲风格进行。要解决这种现象主要是加强音乐理论的学习和多听各种不同体裁、风格的音乐,逐步提高对音乐的内心感知力及音乐美学修养。
笙在民族乐团(队)演奏中国民间器乐曲、现代民族器乐曲的应用中,在不同的演奏力度和风格中,应采用传统笙和加键扩音笙交递使用。目的是尽可能完满表现乐曲。传统笙的声音甜美、清亮,但它的音量较小,加键扩音笙的声音音量大,半音全,但其音色金属声浓,其低频还带有不通畅的声音。
     传统笙的音位排列也存在不少问题。例如山西地区笙的音位排列与苏州地区笙的音位排列相差甚远,全国各地区笙的音位排列不下百种。传统笙的的音域宽度也不相同。例如黑龙江省笙演家唐富,当演奏他改编的笙独奏曲《快乐的女战士》时,其应用最高音是小字三组的a,最低音是小字一组的d;然而笙演奏家胡天泉老师演奏他改编的笙协奏《黄河》时,应用的最高音区是小字三组的g,最低音是小字组的c。这种状况必然导致笙演奏员无法进行技艺交流,影响到笙的进一步发展。我们应该对传统笙的音位排列、使用指法等方面进行一系列地科学研究,尽快地使传统笙基本统一起来。
    笙的制作质量好坏可以说是对笙的演奏表现力有很大的关系,是笙演奏员最为关心的头等大事。就目前而言,笙的制造还有改进的余地。首先要改进的是中音笙、低音笙发音滞后的问题,做到高音区、中音区、低音区的音量统一、音色统一,使笙簧的反应更加灵敏、厚实。可以考虑将制造低音笙的材料加以改进,使其重量尽可能减轻。另外,也需研究将中、低音笙的调音加以简化,以便于工作的运用。
    越是有地方特色的民间器乐艺术就越受国外人民的喜爱,中国的笙演奏和笙乐器在国外受到欢迎,存在很大的演出市场和销售市场。我们必须把笙的演奏艺术和笙乐器转化为良的性市场经济循环,推动笙的演奏艺术和制作工艺的进一步发展。http://www.dixiaoy.net/qitayq/Print.asp?ArticleID=5257
         
        此文曾在《中国笙首届研讨会》上宣读,经我修改后于2006年1月入选发表在《中国笙艺术》第315-318页
                                                                         ISBN 7-5039-2936-7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