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18管蘆笙專利糾紛的背後
 ≡ ≡
18管蘆笙專利糾紛的背後
| [<<] [>>]
 


 

18管蘆笙專利的由來民間文化知識產權保護之路如何走《加工承攬協議》引出的糾紛

今年4月底,省歌舞團一級演員、我省著名苗族蘆笙演奏家東單甘向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雷山縣丹江鎮排卡村知名蘆笙制作藝人莫厭學侵犯18管蘆笙專利權,立即在民間文化界、知識產權保護界和法學界引發廣泛關注。5月21日,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根據原告的撤訴申請,批準東單甘撤回起訴,糾紛暫告一段落。

18管蘆笙專利的由來

蘆笙是苗族的傳統樂器,經過千百年的廣泛傳播,現已在水、侗、布依、瑤等10多個南方民族中廣為流傳。過去民間傳統蘆笙多為6管,音域較窄。1950年國慶,當時只有14歲的東單甘在懷仁堂為黨和國家領導人演奏蘆笙,當他看到一位維吾爾族老人用本民族的傳統樂器演奏《東方紅》,而自己的6管蘆笙卻不能時,就暗下決心:一定要發明一種音域更加寬廣的蘆笙。

後來,東單甘與其他苗族文藝工作者和三都、雷山等地的民間藝人一道,先後設計和制作出了8管、11管、12管蘆笙。1962年,東單甘在上海民族樂器廠和蘇州民族樂器廠的協助下,改良制成18管21音蘆笙。這一改革在民族音樂界引起了不小反響,《民族畫報》、《新民晚報》等進行了報道。1978年東單甘因此被邀出席貴州省科學大會,並獲大會頒發的科技成果獎。之後他又在《苗嶺之聲》1979年第10、11、12期上以《蘆笙》為題發表此項設計改良。1998年東單甘向國家專利行政部門申請專利權,1999年4月22日獲國家知識產權局頒發的《實用新型專利證書》(專利號:ZL9822824.1),18管蘆笙由此受到了有關法律的保護。

《加工承攬協議》引出的糾紛

據東單甘介紹,他設計改良成功18管新型蘆笙並在報刊上發表相關論文後,發現過去曾為自己制作過蘆笙的莫厭學不斷仿造這種蘆笙在社會上出售。1999年4月,他向莫明示專利證書,要求其停止制造屬于本人專利權的18管(包括8管、11管、12管、13管、15管在內)新型蘆笙,莫不聽勸告。1999年6月1日,他在《貴州日報》上聲明:“……欲生產此新型蘆笙者須經專利權人允許,否則侵權必究”。對方仍不以為然,繼續侵權。1999年12月1日經黔東南州司法局和雷山縣司法局有關人員主持調解處理,雙方簽訂了《加工承攬協議》,主要內容為:

東單甘委托莫厭學生產自己擁有專利權的18管蘆笙,每只支付120元,每月莫給在貴陽的東送一次貨,每年30支,合同暫定1年。

據東稱,《加工承攬協議》簽訂後,他即與德國風笛學校及風笛節組委會、台灣台北市立國樂團、鎮遠原魁峰中學等機構和個人書面或口頭訂立了價值人民幣14萬余元的銷售合同,但到約定的時間,莫沒有向東交貨。

莫厭學認為,《加工承攬協議》內容顯失公平,雙方已經解除協議;他家祖輩4代都是蘆笙制作藝人,早在東申請專利前,他就生產過15管蘆笙,而且除為對方生產過幾支外,從未生產專利書上的18管蘆笙,故未構成侵權。

由于雙方各不相讓。去年12月20日,東單甘向黔東南州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請求法院判令莫厭學停止侵害原告的專利權、賠償經濟損失2.37萬元,並繼續履行原《加工承攬協議》、賠償因違約造成原告經濟損失5.9萬余元,共8.28萬余元。

3月25日州中院開庭審理了此案,後根據有關部門關於知識產權案件必須在省所在地中級及其以上法院審理的規定,黔東南州中級人民法院未作判決。東單甘遂向貴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

民間文化知識產權保護之路如何走

這起糾紛雖然以東單甘的撤訴而使雙方沒有在法庭上最終相見,但它引出的思考卻遠遠超過事情本身。

在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期里,我們對民間文化知識產權保護問題沒有引起必要重視,使許多獨有的優秀民間文化遺產流失國外,造成文化資源的巨大損失。近年來這一問題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而且類似的署名權、著作權等案例報道也時常見諸報端,說明知識界對這些權益的重視程度正在加強,從此意義上講,對民間文化遺產保護無疑具有積極意義。正如東單甘對記者說的:“我申請專利的目的一方面是希望大家都來關心民族文化的保護,另一方面想讓大家不要跟著我走,而是要不斷地創造發明,這樣才能更好地推進蘆笙的發展”。

但許多專家學者在對此表示贊成的同時,也表現了憂慮。他們認為,民間文化是廣大群眾在長期的社會生產生活中不斷創造和發展起來的,是老祖宗的東西,而不是某個人的獨享之物,它的繼承和發揚還得靠廣大群眾,如果把它們“關”進了專利庫,那無異于對其判了死刑。以至莫厭學呼吁:“大家都來關愛民族蘆笙這支弱小的花朵,讓它有個寬松的環境發展壯大”。

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副主席、省文聯副主席余未人結合剛啟動的中國民間文化搶救工程認為,民間文化只有在活態下才能傳承,才會有無限的生命力,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省民間文藝家協會主席韋興儒說,民間文化是人類的共同財富,而不是某個人的,它的保護至多只能是確定族屬,因此允許專利注冊本身就是一種錯誤。

知識產權和法學界的一些專家則主張,只要已成為專利,並履行了相關義務,就應該受到國家有關法律的保護。

那麼如何做好兩者的對接呢?

法律工作者潘海英認為,要協調好類似的問題,關鍵還得從源頭上抓起,專利資格審查至關重要。如果申請的專利確實系民間的東西,那根本就不具備申請資格;如果在吸收了民間文化的基礎上,確實經過了較大改進,並具有獨創性、新穎性等特點,也未嘗不可認定其專利權。但有關部門應該制定相關的政策,像藥品等專利一樣,規定不太長的保護年限,這樣既可以體現知識產權保護的精神,又不至于對民間文化傳承構成較大威脅。

(吳一文)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