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年轻的--笙演奏家们
 ≡ ≡
年轻的--笙演奏家们
| [<<] [>>]

 

   王海青、郭亮如期地到彼得堡来接我前往“北方杯”赛地切列波维茨市。和刘怡汝一样,王海青以前在国内也是山东师大陈一鸣教授的学生。她毕业于山东师大音乐学院,毕业后在烟台师范工作,现又来到俄罗斯继续学习手风琴,她没有改巴扬而是选择了继续攻读键盘手风琴学位。目前她就读于彼得罗扎沃斯克的格拉祖诺夫音乐学院,由院长、著名俄罗斯功勋艺术家萨拉维约夫教授亲自执教。郭亮和她是一对亲密爱人。郭亮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是一位年轻的笙演奏家。为了陪伴王海青,他也来到俄罗斯,来到格拉祖诺夫音乐学院学习他的第二专业“声乐”。虽然他俩来俄才一年多,但他们一口流利的俄语令我吃惊。尤其是郭亮,感觉上好象已经学了好多年的俄语一般。

    在俄罗斯的音乐教育体系中,一般以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音乐学院为代表,名声在外。但除此之外,俄罗斯还有一些相当著名的音乐学院在其它城市,其历史非常深厚,教学力量也是非常强的。座落在俄罗斯北方彼得罗扎沃斯克的格拉祖诺夫音乐学院就是这样一所音乐学院。它的前身是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分院,现在是俄罗斯北方唯一的一所音乐学院。这所学院的巴扬、键盘手风琴、钢琴、理论、作曲的教学力量很强。尤其是巴扬和作曲,有列普尼科夫这样的大师坐镇,加上学院的院长萨拉维约夫本身也是巴扬专业的,他们俩人又都是俄罗斯功勋艺术家,在俄罗斯音乐界有崇高的学术地位。因此,这所学院的这二个专业是具有很强的优势。由于目前整个俄罗斯还不像中国那样开放,除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这两个大城市以外,其它城市大多数不为人所知,这些音乐学院和外界的联络也较少。就象王海青、郭亮他们一样,起初来俄罗斯也是奔圣彼得堡而来,但在语言一关基本上过了以后,才发觉在别的城市还有同样优秀的音乐学院。于是就又转到了格拉祖诺夫音乐学院,院长萨拉维约夫和列普尼科夫对他们非常热情友好,亲自收为学生。他们在那里生活,学习都很愉快。

    根据王海青的介绍,她已经收集了列普尼科夫几乎所有的作品以及有关他的大量资料,并有计划地开始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这种独一无二的优势使她有比任何人都好的机会去做这些学术性工作。相信她今后一定会在这方面取得很好的成绩。

    在整个比赛过程中,郭亮、王海青始终陪伴在我的身边,使我能顺利地与组委会和评委会以及来自俄罗斯各地的专家、选手沟通。每天他们都帮助我做好比赛前的案头文档工作,包括每位选手的资料,曲目等等。每天比赛结束,他们都帮助我将拍摄下来的录像存入电脑,还帮我把我写的报导和评论输入电脑。可以说,没有他们俩人的帮助,我几乎不可能完成这些报导,也不可能很顺利地完成评委工作。他们也是自费来到这里,组委会没有给他们任何的报酬,他们无私地帮助了我。

   更值得一提的是郭亮以他的乐器--笙为中国的民族乐器争了光。他被邀请在开幕式和音乐会上进行了演奏。他的演奏轰动了整个赛场。“笙”对俄罗斯观众来说是一件陌生的乐器,尤其是对手风琴界的专家、学者以及选手来说,闻其名而不知其声。追根溯源,手风琴发源于中国的“笙”已是被业界和历史学者公认的了,这次能亲眼见到亲耳听到“笙”的演奏对大家来说都是一种惊奇和兴奋。郭亮也成了报纸、电视台和观众、专家追逐的对象,成了大赛的一个亮点。

    离开切列波维茨,告别王海青、郭亮踏上前往莫斯科的列车,心里若有所失。这十多天来,有他们的陪伴我很踏实,似乎也很依赖。在惜别之时,充满对他们的感谢!

    来俄罗斯之时,只在莫斯科机场之间转了一圈,这次,又回到了莫斯科。刘怡汝和她的朋友再次到火车站接我。我有一个白天的时间可以游览莫斯科,拜访一下朋友。莫斯科的红场和克里姆林宫是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地方。但整个城市显得陈旧,塞车严重。

   中午,在友谊饭店和谢苗诺夫见了面,他的风度还是那么的好。有刘怡汝做翻译,我们聊得很愉快。谢苗诺夫很称赞他的这位中国学生。再有几个月,刘怡汝就要毕业了,正式取得格涅辛音乐学院的硕士文凭。她已经来这里学习了八年之久,即将学成归国。我衷心希望刘怡汝能在国内找到称心的工作岗位,用她学到的知识培养新一代中国巴扬手风琴的演奏人才。

    告别俄罗斯,留在我记忆深处的除了他们强大的巴扬学派,出色的选手以外,还有这些在俄罗斯留学的中国学生们。在此,仅纪录他们的点滴情况和匆匆印象。我衷心感谢他们对我此行的莫大帮助!也祝他们学业、事业有成,进步,快乐!

照片说明:1、王海青、郭亮
       
2、王海青、郭亮与林基纽夫合影
        3、郭亮在音乐会上演奏
        4、
与 谢苗诺夫、刘怡汝合影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