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骇人听闻的行为
 ≡ ≡
骇人听闻的行为
| [<<] [>>]

中央美院附中正副校长招生舞弊案:骇人听闻评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艺术类院校招生黑幕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明目张胆到这样的程度,我这一辈子头一次见到”

   近日,一则“中央美术学院附中的校长、副校长、校办主任招生舞弊,不仅篡改试卷,甚至替换试卷”的消息在京城艺术圈里广泛传播,《瞭望东方》对此进行了调查。


   “骇人听闻的行为”


   美院附中位于北京望京花甲地,与之一墙之隔就是中央美术学院。

   12月11日上午,附中校园里很安静,鲜有人出入。校园中的一个小商店的售货员告诉记者,学生正在上课,一会儿就要到课间操时间了。

   20多分钟后,学生们果然聚集到了操场上。记者截住了四五个学生。

   一位来自大连、姓陈的高四学生说,他们已经听说校长出事了,但具体情况不清楚。另一个来自江苏的高一男生告诉记者:“出事的就是我们这个班的招生工作,我们班一共48个人,其中有16个上学的原因不明。”他告诉《瞭望东方》,“其中有几个人画的简直烂死了。”在办公楼里,记者看到了一扇门上贴着白纸条,上边打印着“临时领导小组”字样。记者敲门进去,一个张姓老教师在办公。

   记者此前已获悉,美院附中正副校长案发后,中央美术学院临时组成了以美院党委副书记吴长江为组长的临时领导小组来管理学校。其中有一位曾经当过附中校长现已退休的女教师。正如记者猜测,她就是张老师。张老师表示,她知道这个事情后非常生气。“艺术类院校招生黑幕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是篡改分数,销毁撤换卷子,招办主任亲自做假卷子,正副校长明目张胆地参与,我这一辈子头一次见到。”她说。但无论如何,张都拒绝讲任何涉及案情的内容。

   在中央美术学院办公楼,一个姓黄的女书记几次用“骇人听闻”来评价这件事情。她告诉《瞭望东方》“这件事情很严重,简直骇人听闻,不光我们学院,整个教育界恐怕都要总结、吸取教训。”

   “家长最多送了30万”

   校长金甲镇、副校长石良、校办主任柯肇晴3人违纪的情况,10月20日中央美术学院党委负责人到附中作了传达。曾经参加会议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附中老师告诉《瞭望东方》:“党委传达的金甲镇等3人违纪情况包括营私舞弊、行贿受贿等3条。”他详细向《瞭望东方》介绍了内情。

   他说,金甲镇自2003年1月6日从杭州某师范学院调来,上任附中校长时间不长。今年4月份,学校进行了招生考试。后因为非典蔓延,录取工作被迫中断,推迟到了7月份。有8个学生没有达到录取要求。但是,金甲镇等人要求学生家长每人缴纳10万—20万元不等的钱。将这些学生的考试成绩提高后公布,然后录取。“他们没有把钱归到学校财务,而是以柯肇晴个人的名义存到外边了。”这位老师说。

   9月初,中央美院纪检委办公室接到数封考试家长的举报信,开始调查附中招生中的舞弊情况。金甲镇等3人为了掩盖自己的违法乱纪行为,在9月17日、18日两次乘学校下班无人之际,偷偷进入学校文印室偷改、调换被封存的试卷。“他们把原来的卷子销毁了,把造假做成的新卷子送回文印室。后来通过笔迹鉴定被查出来了。”该老师说。

   据悉,金甲镇等3人知道自己被举报后,一面攻击检举是“诬告”,一面四处散布招生人员“盗卖试卷”的流言,“他们试图扭转调查取证的大方向”。据了解,美院附中一般招收的都是初中毕业生,培养中等专业人才,也是中央美术学院的后备生教育基地,学制4年。

   “以前附中的招生条件可以说是苛刻的,其中一条是要求考生家中要有美术传统,现在主要是要有绘画基础。把一些一点基础没有的学生招进来,对其他考生来说是不公平的。向家长索贿、乱收费有点离谱了,这样下去老百姓的孩子都上不了学了。”该老师说。10月20日,金甲镇、石良、柯肇晴等3们被停职检查,附中教师有人放了鞭炮。

   10月21日上午,根据金交代,美院纪委办公室派人从金住处取出一家长送的10万元现金。10月22日,金等3人被拘留。“柯肇晴于10月23日被学校保释出来,11月25日正式被拘捕。”该教师说。10月24日,柯肇晴从检察院回到附中,从其办公室文件柜中拿出私藏的各类款项达17万元。10月26日,检察院对涉案3人住所进行了搜查,共起获赃款达数十万元。

   另一位了解内情的老师告诉《瞭望东方》,“最多的,一个学生家长送了30万元,已经把钱打到(金甲镇等私设的)帐号上了。金甲镇一看对方是某部委的,为了拉关系,一分钱没有要把学生录取了,把钱又还回去了。但是检察院现在查出这是笔公款,这个家长已经被抓走了。”

   老师们的顾虑

   采访中,附中老师的顾虑重重。给记者提供内情的那位老师始终拒绝与记者见面。“我们领导说了,谁接受媒体采访,一旦查出马上开除。”他告诉记者。而向来因为正直而被老师们所尊敬的老张校长,当记者电话联系要求采访她时,她说:“让我考虑一下。”

   记者再次致电给她时,她告诉记者,她想过了,不能接受采访。记者在11日上午忽然敲开她的办公室,看到她眼睛中流露出紧张害怕的情绪。

   她是附中少数知情者之一,但任凭记者怎样努力,她都拒绝提供任何涉及内情的东西。“金甲镇报复心极强,石良曾经声称无论黑道白道都有人。他们(金甲镇等)有可能判个几年,但等他们出来了我就得隐姓埋名躲起来了。”她说。记者了解到,老师们更担心来自美院的报复。“金甲镇和美院主要领导关系不一般。”另一知情老师说。

   据了解,金甲镇原来在杭州某师范学员美术系工作,调到中央美院附中当校长是因为美院的某个主要领导介绍。同时金甲镇还兼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系主任。美院附中的老师告诉《瞭望东方》,美院附中和美院有着不小的矛盾。美院附中原来直属文化部,是独立的法人学校。但是后来学校划归教育部后,美院附中就不再直属了,失去了法人资格,归中央美术学院直接领导。“美院一直跟附中要这个那个,上一任校长顶着不给,于是院里就把金甲镇调来做校长,”该老师说,“金与上边关系密切,听话啊。”

   12月9日,记者致电中央美院纪检监察和审计办公室主任祝世意。祝告诉《瞭望东方》,目前还没有结案,检察机关正在侦查,学校也在等监察机关的结论。

   美术院校炙手可热

   近年来,艺术院校招生报考人数和招生人数都呈逐年递增趋势,而附中一直被看作是上中央美院的“保险箱”。所以,很多学生和家长为能够上美院附中不惜血本。正在美院附中读书的张晓(化名)告诉《瞭望东方》,一般来说,美院附中的学生30%左右可以直接保送上中央美院,即使保送不上,考别的艺术类院校也相对容易。每年我就打算考电影学院。”他说。高一学生小苏告诉记者,老师们一直说附中学生50%都保送中央美术学院。另一高四的学生说,像美院附中这样的一流学校全国只有两三所,考附中非常难,他们那一年的招生比例是1/20。小丁来自南京,现在正在附中读预科班。他告诉记者,父亲是做生意的,现在生意箫条,家庭不是太宽裕,尽管如此,为了能考上美院附中,寒暑班、考前班、预科班他一个不漏地都报了。“光预科班学费就6万元,其他的多少我不知道。”他说。老校长张老师说,现在美院附中这么热,是和大环境密切相关的。目前国家城市建设规模很大,城市居民住房改善很快,造型艺术和环境艺术人才因此走俏。美院学生无论毕业还是在校内,都容易挣大钱。正因为如此,艺术类院校的招生过程往往伴随黑幕。今年8月份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曾曝出“离谱的艺术类招生—海南大学艺术学院美术专业头两名没有美术基础”的新闻,说的是今年5月,两名基本没有绘画基础的学生,却以2002级美术系高考专业课第一名和第二名的成绩被海南大学艺术学院录取。事情披露后的6月17日,在海南大学教务处组织的对2002级40多名学生的专业课抽查中,出现2分(百分制)的离谱成绩。大学美术专业的本科生竟然不会画画,且在一个年级中为数不少。有人说,这只是揭开了艺术院校招生“黑幕”的冰山一角。(记者:郭高中)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