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谁人再吹笙.管.筹?
 ≡ ≡
谁人再吹笙.管.筹?
| [<<] [>>]
一曲绝响 谁人再吹笙管筹?
 

▲▲今日有协奏,明日谁传承?王德功吹管,张大彪吹笙,张善坤吹筹。(从左至右)

这座旧庙,正是当年学筹音乐之处

▲▲笙管筹协奏,张大彪擅吹笙


从上至下分别是笙、筹、管



□首席记者 李长需 通讯员 康运东/文记者 张培方/图
【缘起】
    鄢陵马坊乡前彪村的筹音乐,因其八千年的悠久历史,被称为音乐中的“活化石”,也成为民间音乐之绝唱。《道德经》中的“天地之间,其犹橐龠(yue)乎”便是指筹。
饥荒之年笙管筹救命
    从许昌市鄢陵县马坊乡前彪村到开封市尉氏县十八里乡赵庄村,不过二三十公里的路程。有空的时候,前彪村的张大彪就会回到赵庄村,去缅怀这个曾经承载家族荣耀的地方。
    赵庄村曾经有一座泰山庙,张大彪的老太爷爷张本莲生于道光年间,自幼入泰山庙做道士,并开始学习笙管筹等寺庙乐器的演奏,他的衣钵随后也被其孙张教训继承。
    张家在泰山庙过得富裕而幸福。但变故突然发生在1938年。这一年6月,“黄水突然滔天”(花园口被蒋介石扒开),泰山庙瞬间没于水中,张教训带着3个儿子侥幸逃出,一路逶迤向鄢陵,最后来到前彪村的广福寺,被老住持觉水收留。
    初入广福寺,除了熟读四书五经外,张教训还跟觉水学习佛经,很快成为儒道佛三教融通之人,并在众弟子的争夺中,成为觉水的衣钵继承人。
    在漫长的灾后年代,特别是1942年的中原特大饥荒中,张教训依靠自己的笙管筹演奏绝技,帮助全家及寺庙弟子,不仅没有挨饿,而且生活富足。“那个时候,广福寺几个大殿里堆满了粮食,连祭拜的跪枕都是成袋的麦子做的”。
八千年前筹之祖诞生
    在张大彪看来,爷爷张教训之所以能在大饥荒年代拯救全家及寺庙弟子,跟其非凡的文武全才不无关系。不仅他的笙管筹吹得无人可及,就是他在武场上的本领,也很少再有人达到。这也是他广受欢迎的原因。
    他们所演奏的笙管筹,实际上是道教寺庙音乐中的一种,相传出自相国寺。其以笙管筹为主要演奏乐器,配以手鼓、云锣、木鱼等打击乐,用于祭祀等场合。
    其中的乐器筹极为独特,形似竹笛,长46厘米,直径3厘米,共有9孔,下端两个孔为调音孔,上边一孔为贴膜孔,其余六孔为音孔,没有气孔,吹奏斜持45度角,故民间又称为“斜吹”。其音质介于笛与箫之间,兼有笛音的清脆、明亮与箫声的柔和与优美。《道德经》中所谓“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说的便是筹。
    1986年,河南舞阳贾湖村新石器遗址发掘出的16支骨笛,用鹤类尺骨制成,大多钻有7孔,斜吹之,发音嘹亮,七音齐备,音域可达两个半八度以上。其与筹极为相似,被专家认为是古代的骨龠。由此推断出,筹之祖乃是古龠,“筹”乃是八九千年前的古南龠在民间的一种变体孑遗,属中国吹管的祖型乐器。
请做道场笙管筹齐乐
    张教训并不清楚筹的悠久历史,但他却能够将其与笙管完美结合,并配以繁杂的曲牌,演绎出冠绝一时的演奏。
    张大彪解释,不少大户请做道场时,经常“开五天门”(做五天道场)或“开三天门”,在五天或三天中,有着繁杂的仪式和音乐伴奏。
    拿“开三天门”来说,第一晚上去事主家的祖坟上请上几代的亡魂回家;第二天给这些亡魂安位,并在晚上撒路灯,用萝卜挖孔灌入灯油,点燃放在村中主要道路的路口;第三天上午“送梭”,用黄纸卷成梭形筒子,内装一写好的信烧掉,超度亡魂到极乐世界;下午则是压轴大戏武场,这是最精彩的武术表演专场。
    舞三把铙、三把小刀、三把小叉(类似于杂技),舞流星锤,滚九节鞭,耍连环水(用绳子套着盛满水的两个碗舞动,滴水不溅)和火绳,等等。
    在这三天过程中,各种词牌的音乐在各种仪式中交替,十分繁杂,比如,他们刚起床时演奏《起五更》,法事换衣服时演奏《伴妆台》。


    八千年后 今世何人再听筹?

□首席记者 李长需/文 记者 张培方/图
【缘起】
    筹形似竹笛和箫,却为罕见的斜吹,音质兼有箫之哀婉,笛之悠扬。筹音乐被誉为“世界之绝响,佛家之仙乐”。

绝活传承须经“三炷香”

    张教训的笙管筹演奏绝活及武场上的绝活几乎全被儿子张富生继承。
    张富生生于1919年,自小随着父亲学习,逐渐成为无所不能的全才,并于20多岁开始收徒,其第一批徒弟解放前收于鄢陵县大马乡丁庄的登清寺;第二批则收于刚解放后的广福寺。现年70岁的王德功是第二批徒弟中的佼佼者。
    王德功回忆说,这一批共收了20多个人,全部是本村的孩子,都是特意辍学前来学习,因为在他们看来,能学得笙管筹,可以成天出去表演,吃香的喝辣的,不失为生存的最好手段。
    每天晚上,张富生要求徒弟们都要练“三炷香”的工夫。
    第一炷香,是练吹管子。学吹管子需要绷紧嘴唇,还需很大力气,“饱管子饿笙”,这也是为何第一炷香学吹管子的原因,因为这时刚吃过饭力气大。
    第二炷香是学习念“延口”经书,这种“延口”是在做道场时配合演奏念唱的,共有120章,需整个背诵下来。
    第三炷香,是边敲打手鼓、云锣、木鱼等边背诵《金刚经》、《木鱼经》等,这些在道场中都会体现。
    三炷香过后,张富生进行验收,让徒弟们合练,看学习效果如何,不合格的再从头练习,这已是晚上10点之后。
    第二天天未明时,张富生就会把徒弟们一个个叫起来,练习吹管子;天明以后,改练武术,枪刀剑戟、九节鞭、流星锤等,十八般武艺一样不缺。

历史弄人筹音乐“造反”

    王德功说,要练成像师傅那样文武双全,至少需要3年的时间,但他们练了一年零八个月之后,被当时的村长污蔑为“张富生在培养一批土匪,准备将来造反”。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张富生无奈将徒弟们全部解散。
    历史进入“文革”时间,曾培养了“一批土匪”的张富生终于未能幸免。1967年,鄢陵县中学的一群红卫兵,闯入广福寺,将寺中的金佛砸毁,拿走七八个鎏金的佛像;他们还将寺庙中历代珍藏的金边佛经拉到村中的广场上,焚烧了一整天。
    张富生也成为批斗的重点,天天有人逼着他问“还有什么宝贝藏着没有交代”,家中珍藏的乐器等,也被收缴到村支部。广福寺的几处大殿陆续被扒掉,建了村部,只留下后院一座大殿作为张家的住房。
    长子张大彪从不认为父亲演奏笙管筹有什么错。没事的时候,他坐在家中的阁楼上,偷偷地跟父亲学上一段。

地下地上筹音乐“平反”

    跟张大彪同学的张善坤,因为家中兄弟姐妹多,没有地方住,就跟张大彪住在了一起。出于夜晚的无聊,他也跟着张大彪一起学起了吹奏。
    张善坤至今还记得学的第一首谱是《油葫芦》,师徒三人一边拍着拍子,一边哼着悠扬的小调。那时,夜色迷人。
    1984年,师徒三人从“地下状态”走到“地上”,在这一年举行的河南省第五届民间音乐舞蹈调演中,他们的《小开门》、《伴妆台》、《三宝赞》、《隔巴草》等曲牌管筹演奏,及筹演奏《起五更》,获得一等奖,一举成名。
    此后,他们组建了演出班子,每年有几十场的演出,收入也十分可观。而他们的名声,随着进入央视等媒体的视野,也逐渐获得“国宝”的称谓。笙管筹音乐也以筹音乐的形式,成功申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
    其实,筹只是其中的表演乐器之一,只因其历史悠久,掩盖了其他两种乐器的光华。

经济大潮谁堪续“延口”

    7月8日,占地10余亩的广福寺,浓荫遮蔽中,三座新修的大殿与一座旧庙错落分布。
    张大彪说,这三座新修的大殿,是父亲领着他们募捐建成的。之所以要恢复广福寺的面貌,是想给笙管筹音乐留下一个活动的场所。
    70岁的王德功,虽学过武功,也能表演几下子,但现在腿脚已经不灵便,很难再下武场。更为严峻的是,一些包韵的唱词及“延口”,也只有王德功能背上几段。《汉东山》长长的包韵唱词他虽然能够背下来,却不知道所背的词该怎么写。
    “青山无语叹人亡,草如风灯闪电光。人鬼何处青山在,终似南柯梦一场。”这些唱给亡人的词,也像唱给他们自己一样,再过十年二十年后,还有谁能够记起他们?
    即便是笙管筹音乐,也面临着断代的尴尬,王德功一代的师徒,存世的还有六七位;张大彪一代的徒弟,也仅仅那么几位;而张富生在上世纪80年代所收的几位徒弟,现在也远离了笙管筹。
    已没有人再看得起表演所得的收入,在经济大潮面前,当地人纷纷做起了木材加工。
    张善坤曾想培养儿子学习,但儿子不感兴趣,他开有板材加工厂,赚钱有门路。“看来只能寄托在五岁的孙子身上了”。张善坤设想,可以培养孙子学习笙管筹,将来考音乐学院,这样可以让笙管筹音乐向“上层”发展。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