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劉德海六弦琵琶曲一問
 ≡ ≡
劉德海六弦琵琶曲一問
| [<<] [>>]

 

早前買了一張名為《無比傳真》(中國十大名家民樂典範) 的CD,內含劉德海彈的《飛花點翠》和《昭君出塞》二曲。

這張CD有余其偉寫的一篇前言〈一份驚喜〉,說明了專輯製作的背景;此外,每首樂曲也由錄音師尚東寫了一段〈錄音隨筆〉。這些都是很有參考價值的說明文字,相當可取。

余其偉前言說:

面對這張由十位國樂演奏家擔任獨奏的專輯 (寒方按:其實只得七位),思緒一下又回到大約十五年前。那應該是1991年,當時由中央文化部藝術局出面,從我國各地挑選十名獨奏家,組成中國民樂家藝術團赴港澳及其它地方作表演。記得出發前,先集中在廣州作一個星期的集訓,排到了最後一天,便將演出的曲子錄了音,今天重新編輯出版,進行新科技整合,聽眾會有新的感覺及享受,科學跟隨時代,人之審美習慣也可以跟隨時代。新的科技整合,對於人的審美將會是更加豐富,更具貢獻性,這一點,不單是聽眾,甚至是演奏家本身,都應該感謝科學技術的進步。

不過,又要說明一點,即使科學技術可以改變諸如演奏音色,音量或音頻及空間感的對比等等;但它卻不可以改變演奏家在他的音樂中傳出來的精神、風度和韻致。(下略)

劉德海二曲的錄音隨筆是這樣寫的:

《飛花點翠》。。。傳統的琵琶是五根弦的,劉德海先生的琵琶是六根的,因此琵琶的音域寬,尤其是低聲區更厚實非常有質感。高音區透明粒粒清脆,更加體現了中國琵琶的特色。

《昭君出塞》。。。由於是六弦琵琶,故我們能聽到更細微的聲音,比如柔弦的聲音都非常清楚。更加表現出大師的演奏水平。更加體現作品中的起伏跌宕。

我對上面兩段錄音說明,有以下的疑問:

一、傳統琵琶有多少根弦?這個問題我看首先得界定「傳統」指哪個時段。唐代有五弦琵琶,也有四弦琵琶。一般而言,現在我們大概會說傳統琵琶是四根弦的吧?

二、劉先生1991年用六弦琵琶,我孤陋寡聞,還是第一次知道。我曾現場看過劉先生彈《飛花點翠》和《昭君出塞》,印象中都是四弦琵琶。我很有興趣知道劉先生六弦琵琶更具體的情況,例如他的六弦琵琶是怎樣的?可惜CD沒有介紹。(CD中劉先生照片中的琵琶似乎是四弦的)

三、我細聽了CD中《飛花》和《昭君》二曲,並不特別感到琵琶高低音域的強大對比,如果不是錄音隨筆寫明是六弦琵琶,我只會以為是一把優質的四弦琵琶。(寒方按:這可能跟我的音響組合檔次不夠高有關。) 我翻查李光華編的《琵琶曲譜》中《飛花點翠》和《昭君出塞》的劉德海演奏譜,定弦都是D調,是四弦琵琶譜。

四、錄音隨筆中對「六弦琵琶」音色特點及音域對比的形容,如果結合余其偉前言中有關「科學技術」的說明來看,就不免會讓人產生「這究竟是六弦琵琶本身的效果,還是錄音科技的效果?」的疑問了。

總之:究竟六弦琵琶是怎樣的呢?劉德海的六弦琵琶曲還有哪些?請各位琴友賜教。

以下補充一些資料:

1 這張專輯的出版資料:中國唱片廣州公司出版(2005)

2 十大名家(其實只有七位的錄音):周望、安志順、閔惠芬、劉德海、余其偉、劉明源、龔一。

3 有關「六弦琵琶」的網上資料:http://www.bjcq.com.cn/info/5/504.htm

4 李芳園《南北派十三大曲琵琶新譜》凡例中也曾提到六弦琵琶說:「古制四弦法春、夏、秋、冬,配君、臣、父、子;五音六律,聲韻具備。今俗添子中二弦為六弦。。。」

5 這個介紹更稱劉德海為「六弦琵琶大師」:http://www.joyaudio.com.tw/twe/p ... =2534&Twesid=49

“六弦琵琶、六弦阮、八弦阮”


        1999年9月28日上午9时,在北京科技活动中心召开了由北京乐器学会、北京民族乐器厂饶阳分厂共同组办的“六弦琵琶、六弦阮、八弦阮”学术研讨会。

        到会的嘉宾有:中国音协书记腑务书记冯光钰,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研究员王边,中央音乐学院琵琶教授李光华、邝宇忠,琵琶专业教师樊薇,中阮专业教师徐阳,中国音乐学院中阮副教授魏蔚,北京乐器学会秘书长毕可伟、开发部主任田双琨、培训部主任杨青,1998年中国民族乐器(古筝琵琶)制作大赛获奖者王正明,饶阳县主管企业的副县长刘章廷,饶阳乐器厂厂长杨俊明、副厂长张国强,原北京民族乐器厂厂长何汇泉,北京常青制琴社经理刘世长、高雨琴等。


        会议由北京乐器学会秘书长毕可伟先生主持,研究设计制作者代表杨青先生介绍了几种乐器的改革设想与方案,指出主要立足点在于丰富琵琶与中阮的伴奏功能。六弦琵琶(田双琨、杨青设计,王正明制作)适当扩大了共鸣箱的容积,使其声音柔润、松透些;又加上两根低音弦(定弦为:D G A d e a),音域适当扩大,空弦共鸣相应增强,弹奏和弦双音八度、琶音时声音会丰富些。六弦阮与八弦阮(田双琨、杨青设计,王正明与饶阳乐器厂制作)都改成铜品,手感好些,换把、滑奏时,间隔减小了,而且耐用,音也更准了。六弦阮多加两根低音弦(定弦为G1 D G d g d'),音域加宽了。八弦阮是在原有四根弦基础上又加了四根复弦,也就是一音双弦,音量明显加大,轮指的密度增加。接着由其试奏了六弦、八弦阮,中央音乐学院本科学生兰维薇(台湾琵琶协奏曲比赛第一名)试奏了六弦琵琶,到会的各位专家们分别试弹了这几种乐器,并向设计、制作者询问乐器的构造、性能,还就一些专业问题进行了探讨,气氛活跃。专家一致认为:这次的改革是值得肯定的。对民族乐器的改革应长期坚持不懈地抓,并应与作曲界、演奏界联合起来,共同努力,使我国的民族乐器不断发展,不断完善。同时专家们也提出一些具体的改进建议。
 
 【本報埔里訊】大陸國寶級琵琶大師劉德海應邀來台,做為期六天的琴藝交流,昨日劉德海在飯店,帶領旅美琵琶名家楊惟及在台弟子「四代聯彈」,透過劉德海所創作的〈快樂的小和尚〉輕鬆曲調,展現琵琵雅俗共賞之美。

現年七十三歲的劉德海,從五九年起就擔任大陸中央樂團琵琶獨奏,不僅是各國元首聆聽後都給予高評價,六七年到七○年間更赴歐美與波士頓交響樂團、柏林交響樂團合奏,被稱為是「與西方交響樂團合作的中國民族音樂第一人」,更讓西方人瞭解重視琵琶藝術與中國音樂。

劉德海於三十日在台中市文英館,舉辦一場「大珠小珠落玉盤」琵琶饗宴售票音樂會,不過昨晚及二十八、二十九日三天傍晚,在中台山平雲山都咖啡廳,舉辦免費彩排演出。

昨日劉德海和楊惟分別表演木鴨小品和「佛朗明哥」改編曲,將劉德海突破傳統創新發明的「正反彈」、「指彈泛音」等技法,讓現場人士大開眼界。劉德海鑽研琵琶六十年,集演奏、創作、教學與理論於一身,包括將左大拇指納入「按品」(按弦演奏),及右食、中、無名、小指都能單獨搖奏,特別的是,他的教學注重溯源,要求學生十年學習十種民間樂器,讓中國民族音樂走上舞台。

已皈依佛門的劉德海表示,他到最近才領悟,「我生死都為了琵琶」,希望透過琵琶來弘法,讓更多人得到美妙音樂和佛法的照拂。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