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民族乐队的两大误区
 ≡ ≡
民族乐队的两大误区
| [<<] [>>]

[转帖]民族乐队的两大误区:音响观念与演奏观念

民族乐队的两大误区:音响观念与演奏观念

    我说:西方管弦乐队的缺点是:太和谐。中国民族管弦乐队的缺点是:太不和谐。

    今天的民族乐队是参照西方管弦乐队模式而创立的,这本无可厚非,关键是两种观念同时存在于乐队之中,既要保持传统音乐的特性,又要参照西方的音响观念,这就有问题。或者说,从一开始民族乐队的创立者就没有想清楚,这个民族乐队是个放大的丝竹乐队还是民族管弦乐队。创立者与后来的继承者都没有搞清这两者的根本区别。前者是以个性、特色见长,后者是以综合性、立体性为主体;前者所擅长的是中国民间音乐包括戏曲等音乐所特有的韵味以及横向织体语言,在音响上是扁平型。后者所体现的是在大型乐队中常规乐器所应有的音准、节奏、和完善的技术,具有极强的音响张力,可以更好地诠释更多种类、风格的作品,在音响上是立体型。无论是音响上还是演奏观念上两者都有很大的不同。今天的民族乐队,本质上是放大的丝竹乐队,却被认定是民族管弦乐队,在形制上照搬西乐的框架,如用大量的胡琴组来体现“交响音乐”。用横向型的主体音响来演奏纵向型乐曲。在演奏非中国传统作品或非传统手法写作的曲目时,显得力不从心,暴露出乐队的局限性。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大型乐队的第一要素就是整体和谐。现在的音响上,并非要追求完美的和谐,而是前提在整体和谐之下的不那么完美的和谐。西乐过于严谨与细腻、完美而太过光滑的和谐音响,正体现了其不足。就像中国古代文人的印章,残章才是最完美的。

    而太不和谐的民族乐队则更加让人难以忍受。这是制约民族乐队发展的根本原因。

    50年过去了,民族乐队的发展并不是在音响观念与演奏观念上,而只是在乐队总人数上的增加。大量的胡琴组人数的使用是盲从的恶果,如果扩大到多过西乐两倍的弦乐人数也仍然不能提高乐队的交响性,无论从音响、音质、音量、音域上都不能。胡琴由于皮面振动,音量偏小,高音过于紧张,且音区过窄。高、二、中胡的总音域加起来等于一把小提琴。很显然,把胡琴做为乐队的主体乐器这个方向(会制约乐队的表现力)是走向越来越深的泥潭。管乐方面,三种主要乐器各行其道,笛膜、簧片、芦苇。笙是极为优秀的乐队乐器,可惜没有被正确使用,笛子唢呐的音质问题,太不稳定的音准问题以及与其他声部的协调问题始终没有得到有效的改善。弹拨乐器的使用更是随心所欲,主要乐器的演奏与振动方式各有不同,扬琴用竹锤,琵琶、三弦、古筝用指甲,柳琴中阮用拨片。柳琴、琵琶是反射发音,音频窄,难与其他乐器融和。三弦是皮面振动, 扬琴古筝中阮是板面箱体振动,发音圆润,易与其他乐器融和。但扬琴无法做到像钢琴一样的止音效果,古筝是五声音阶排列,缺少太多音,且音准极难保证。常规配置的民族乐队是,两个扬琴2柳琴4琵琶,4~6中阮2~4大阮,按音响的比例看,是中间大两头小。对于整个乐队来说最重要的是,没有主体乐器。

    一方面民族乐队需要大量的优秀作品以充实曲目库,一方面由于观念的矛盾而难以发展,这种矛盾越是发展就越是突出。任何一个从音乐学院毕业的作曲家学习的都是西方音乐理论(即使是民乐系的学生,他们所学的也是西方和声学),在面对完全不同于西方体系的乐队音响中,在这样矛盾的编制与演奏观念之下很难写出(也很难诱发写作冲动)优秀的作品。

    我说:自信来自你所做的是你所擅长的(或热爱的)。

    为什么民族乐器在演奏传统音乐或用传统手法写作的乐曲时表现的得心应手?各个乐器声部都能保持相对个性而又相互和谐。因为每件乐器是在它们擅长或相对擅长的领域,因为演奏观念、演奏曲目、演奏习惯与主体乐器擅长的统一与协调,音乐才动听。但显然,对于今天越来越庞大的民族管弦乐队,面对今天的观众,仅仅只是擅长演奏这一种类型的作品难以让人满足。
因为在观念上的含糊不清,使得民族乐器的演奏家多是按照民间乐器的观念及演奏标准来要求学生,因为他们也是如此成长的。导致今天许多演奏家把大型乐队的演奏标准与传统民间音乐的标准混在一起。就像人们普遍认可在个人独奏音乐会上演奏多种乐器一样,这种现象正是民间乐器长久以来的演奏习惯。因为中国的文人历来是重虚轻实,甚至鄙视技术。我们之所以可以忍受一个只有5分技术的人却在演奏有8分难度的作品,就是因为我们对演奏的标准要求太低,缺乏在今天社会下对于应该具备的技术最起码的标准。而一个民族管弦乐队的基本要求是完善的技术,以及高标准的评价系统。这是整个民乐领域观念的问题,不是华人听觉的问题。如果说国人不那么钟爱民乐还有另一个理由的话,就是民乐本身缺少现代魅力,仅仅依靠传统魅力已经很难打动现时的年轻人。民乐需要一个整体和谐、综合表现能力更强并拥有完善技术的乐队,这是民乐发展的唯一出路。

    所以,未来民族管弦乐队要解决的两个根本问题:一,音响上。减少扁平型及过于个性音质的乐器。用音质圆润、融和性强的乐器作为乐队的主体乐器。即逐渐过渡到以笙群及阮群为主体的乐队。变管弦乐队为管弹乐队,以平均律为主。因为平均律的综合能力最强,更适于演奏更多的乐曲。牺牲部分韵味,增加整体和谐。二,演奏问题,将技术做为演奏的基本要素。民乐的演奏大部分都在旋律和韵味上讲究,但在和声,节奏,技巧(眩技)上有很大欠缺。
    此外,把民族乐器的演奏标准分为两类:1,大型乐队的演奏,2,民间音乐的演奏。两者相对独立,也有借鉴之处。各自对演奏的标准不同,评价不同。

    我们要做的不是绝对的严谨,而是相对的严谨,除了推广普及,尝试新的编制,乐器制作等方面,更重要的是提高我们自身的标准。技术将始终做为演奏的最重要的基础要素。每一个国际级的演奏家都必须具备9分扎实的技术,剩下一分是他们各自不同的风格擅长、音乐感等部分。或者说,获得9分扎实的技术是所有优秀的演奏家的必经之路。这是西乐几百年发展的结果,是西乐演奏的基本标准,也是人类文化的结晶。我希望未来的民族乐队的成员和演奏家们也能够具备这个标准,让我们从中阮开始。
(转自"半度音乐"  题目由高金泉修改)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