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说说京剧及其它
 ≡ ≡
说说京剧及其它
| [<<] [>>]

说说京剧及其它

/兰兰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幼儿园吧,我与父母在剧院看了两出京戏,一出文戏叫《姚期》(记得主演是名净李欣),另一出是武戏叫《陆文龙》。那时我对台上究竟演了些什么并没有在意,也看不懂。但,那花花绿绿的戏服和热闹的声响却令我着迷,我的母亲回忆说,我在近两小时的节目里,没有过吵闹,连话也没有,只顾张着嘴瞪大了眼的看。也就是那时起,我喜欢上了京戏,它成为我的第一个爱好,也直接影响了我其他爱好的兴起。
  我开始收听“话匣子”里的京剧唱段,并跟着学唱,因为最爱听花脸(即净角)的唱腔,所以就逐渐的迷上了裘派(裘盛戎)的戏,那段脍炙人口的“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我在没上小学时就已经能完整的有板有眼的唱出来了,后来又学了旦角的名剧《霸王别姬》、《女起解》中的名段和一些老生的唱段,我有模仿的天赋,竟无师自通的掌握了些科学的发音技巧,知道我的人都在奇怪我怎样记得那上千字的唱词,其实绝窍就是——曲不离口。
  我在小的时侯住在筒子楼里,当时并没有太多的电视节目可看,在夏天的晚饭后,一楼道的叔叔阿姨们很大的乐趣在于我的特别节目,当然是唱戏。大家围在楼道端的空地,我就戴上母亲折的戏帽,腰间围着垂地的花布,迈着四方步一连唱上七八段,一两个小时就这么快乐的过去了,很多人现在见了我还会为我没能成个京戏演员而遗憾和不解。
  我真正成为戏迷还是在上初中的一段时期,那时出了大量的京戏录音带,都是五六十年代很珍贵的原声录音。我用节省的零花钱买了一大箱子的盒带,反复听不断唱,整日沉浸在锣鼓点之中不能自拔,我还去看京剧的历史,去收集名角的剧照,由于当时我的身边没有一人对这种传统艺术有同好,甚至有不少倒很反感,我显得很孤独,但丝毫没有减少我对于这项博大精深的综合艺术的喜爱与执着。
  我的同辈没有什么爱听京剧的人,问及原因大多是说听不懂或节奏慢。其实这是一种对京剧的误解和排斥的借口,京剧唱的都是大白话,我在五六岁时就能懂,为什么他们不懂? 京剧剧目繁多,有公子小姐的,也有英雄好汉的,有出于名著的,还有民间传说的,论及流派就更不相同了,除了慢条斯理的“二黄”,还有行云流水的“快板”与铿锵有力的“导板”,有悲剧有喜剧,有大戏有折子戏,怎么会说都是节奏慢的“依依呀呀”呢?
  我的父辈也鲜有爱听京戏的,因为他们的脑子里的京戏就是文革时期的“样板戏”。出于对那段历史的反感情绪,京剧艺术也被一并反感了。
  和我一样喜爱京剧的都是些老人,都是花甲之年的人,现在也都七八十岁了。他们在年轻时代经历了一次京剧史上的顶盛时期,那时的青年像如今迷恋流行乐和摇滚一样迷着京剧,建国前的建国后的大师名角们,一并活跃在舞台上,受到人们的欢迎与爱戴,那些如今看来都是些国际最高水平的演出啊,从年过七旬的肖长华到正在盛年的梅兰芳、周信芳、马连良,都齐聚表演,他们从旧时代的戏子或“老板”变成了人民的艺术家教育家,他们有了崭新的人生舞台和艺术舞台。福气啊! 当观众们连着三四个小时一气呵成的看十几位一代宗师的联袂演出,《四郎探母》、《群英会》、《龙凤呈祥》、《伍子胥》……那盛况不亚于欧洲人去看一场四大男高音音乐会和我们去看罗大佑、王菲的演唱会。可能比这还要热烈得多,因为更门票很廉价,更因为这样的高水平表演一周就有好几次。论及艺术水准,那是一个高峰,可能现在我们只能看到高高在上的几位名角够得上一流水平,可那时的京剧艺术家们普遍水准极高且各有门派和特色,如今效仿的象就不易了,能自创流派又被大家认可的能有几人? 京剧的时代过去了,就想书法的时代过去了一样,当万里挑一变成了百里挑一的时候,我们又怎能奢望如今的某某家的含金量呢? 幸而还有一批宝贵的录音,还有一些更宝贵的影像,但大众艺术的京剧成为国粹和“古典艺术”而被束之高阁的今天,已
  成了一种收藏品了。当蹩脚的演员在唱着力不从心的段子,当有了点小名气的演员被定为艺术家而再也不登上人民的舞台,而只是在国家的庆典节目里为最高的领袖们引吭高歌,当一些有条件的青年演员们为了“脱贫”而去参与大量的影视、小品,成为武打明星和流行歌手的时候,又怎能让喜爱京剧的人为之叫好? 有怎能让不了解京剧的人爱上它? 京剧演出常常是外国观众多于中国观众,这些老外也真是好蒙,大把的钱花出去就看了点三四流演员的不入流的表演,我们为了讨好外国观众,或是说讨好他们兜里的外汇,每每都是那些没多少台词和念白的剧目,难怪一些外国人误以为中国的京剧就是“猴戏”(指根据《西游记》改编的剧目)和杂耍。
  我无意指责从事京剧的人们和那些厌恶京剧的人们,又能怪谁呢? 但我也绝不认为京剧是末日黄花而会就此败落,当人们在精神世界里开始寻找自己的家园,开始认清民族艺术的宝贵和亲切,开始不那么盲目崇拜外来的“强势文化”,不再表面化的模仿的去留韩国明星的发型,穿欧洲的名牌,看美国的大片,热衷日本偶像的爱情时,当我们建立了足够的文化信心,我们的京剧工作者去认真的创作去积极的深入到老百姓中来,我们有足够的启蒙教育和传统艺术宣传。那时,京剧才算是振兴了的,不一定像当初的辉煌,但至少是我们中国人精神领域的一部分,是让世界侧目的真正的国粹和民粹。
  我迷上了电影,我迷上了足球,我像每一个同龄人一样的热爱每一种流行的艺术或娱乐。但,我有更广的兴趣,我不会孩子气的媚雅,我不认为优秀的但我听不懂的歌剧会比同样优秀的我所熟识的京剧更高明更高雅更悦耳。
  我是吃惯了烧饼油条的人,知道了麦当劳的好却也没必要放弃我的习惯。若你是吃惯了麦当劳的,也不必放弃你的习惯。我所要呼吁的是,你作为中国人,有责任了解一点像京剧这样的“烧饼油条”,尚有余力还有义务宣传一点它。当然,这个前提是,他们要把“烧饼油条”做得好吃才行。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