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笛.萧的制作及理论研究中的几...
 ≡ ≡
笛.萧的制作及理论研究中的几个具体问题
| [<<] [>>]
   箫笛制作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箫笛历史悠久,制作简易,使用方便,音色优美,表现力丰富,深受人们喜爱。
 箫笛的制作,建国以来虽然有较大的改进,但近年出现停滞现象。目前,箫笛的制作和研究,尚存在着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在提高高档产品质量时,如何重视提高那些普及品的质量。
 乐器性能的提高,应该表现在制作水平的提高上。制作水平的提高,应该包括两个方面的内容,那就是既要讲求高档产品制作水平的提高,更要讲求普及品制作水平的提高。而在讲求经济效益的今天,普及品的制作往往容易被人忽视。而普及品的提高是有其深刻意义的。
 首先,它能刺激初学者浓厚的学习兴趣,扩大普及面,从而为中、高档产品打开销路。
 其次,有利于为高档产品摸索、积累大量经验,从而促使高档产品质量的进一步提高。在大量普及品制作过程中出现的众多偶然性,其中就隐含着提高产品质量的必然规律。
 第二,在过分强调"传统工艺"前提下墨守陈规。由于因循思想,使我们对存在问题失去探索力、失去了进取的目标。建国以来,箫笛--尤其是笛的制作,对所取得的成绩和现存的问题,过于谨小慎微,对传统工艺是继承得多、发展得少,因而箫笛制作、演奏和理论上好多重大问题,都无法得到圆满解决。
 墨守陈规表现在:
 一、音孔过分强调统一。
 箫笛的音孔从来就是以匀称、大小统一作为质量优良之标准。的确,音孔匀称统一,它不仅能给人以外在的美感,而且音量也确实比较平衡、音色也容易统一。问题总有其两面性,正是由于音孔的大小和形状过于统一,致使对箫笛制作中存在的问题的解决设置了重重障碍。近来,我对难以对付的第六孔"叉口"音准的最终解决,和六孔箫孔位及音准的解决,都是有意识地利用了较小范围内音孔大小的变化,对管内空气柱同管壁摩擦系数的改变而实现的。
 二、尺八不封顶。
 日本尺八的制作,保存了古制,是不封顶的。福建南音尺八和台湾箫也是不封顶的。尺八不封顶,不仅使演奏增添困难,而且对低音尺八的制作增添困难。泉州市民间乐团王大浩先生《"尺八"的改革探索》一文(《乐器》1983年第6期)中提及,制作长84公分、内径3.4公分的低音尺八,就是用塑胶薄片封顶的。王大浩的动机可能仅仅是为了吹奏时省力,但他可能没有注意这偶然想法的真实意义:那就是不封顶,这么粗的管径,几乎是无法成声的(因为难以形成驻波)。
 三、认为箫笛的材料非竹不可。
 箫笛自古以来都是用竹制作的。竹,作为制作材料确实有不少优点。但是若把它作为研究材料,却有极大的缺点。
 第一,具有极大的变异性。
 研究过程中,由于竹管具有变异性,竹质材料的优点具有偶然性,从而使人无法在新的设计中找出理想的东西。我在进行排箫单管设计时,便是采用同一材料,相同的成声条件,箫管不同的共鸣方法进行成声试验。把新设计同传统设计进行音质对比,结果是泾渭分明,无须借助仪器,仅凭听觉就能明显地觉察到传统工艺的不足。若用竹作为试验材料,即使得出结论,也会使人陷入无休止的争论之中。
 第二,竹笛改良的方案层出不穷,加键竹笛亦多有新品种问世。加键竹笛的造价虽然并不低廉,但更大的问题是竹材的机械强度不够。这也是影响加键笛普及的重要原因之一。
 过去,人们曾试图用硬木或金属替代竹,结果因质量差而停用。目前日本尺八因理想的竹材难以寻觅,故多制作木质尺八。木质的音色确实比竹质的逊色。但其差异在何处,结论也过于简单。根据个人多方面制作、比较的结果,我怀疑在车削过程中的加工工艺和管型的设计有问题。若此方面加以研究和改进,再加上木材的改性处理,或许问题能得到解决。
 而今是塑胶世界,塑胶名目繁多、性能各异,只要细心搜求,可以相信,是能找到竹子理想的代用品的。曾有人主张从仿生学的角度制作"人造竹"。这一设想新奇、大胆,但还是切合实际的。不过"人造竹"应该是什么样式,看来是根本问题。"人造竹"应该具有竹的声学特性,也就是要具备竹的弹性,内壁具有对管柱振动同竹相似的条件就行,至于竹质的本身毋须模仿。而各种性能迥异的塑胶,为我们的"人工竹"研究提供了物质条件。
 第三,对箫笛竹质材料抱消极被动态度。
 竹木等天然材料,由于受水土气温等自然条件的影响,材料的声学性能差异很大,因此良竹难觅。对于这些天然材料,人们受传统思想的束缚,表现为具有极大的被动性。
 首先,传统的加工工艺缺少对有缺陷竹子的处理研究,使不少"不良"(有缺陷)的良材不能发挥作用。例如,我曾到乐器厂弄到几支紫竹,竹质都很好,但由于竹子都伤了皮,所以被剔出。但是这一类竹子若能进行适当的加工处理,是完全可以发挥其良材作用的。
 其次,竹子容易蛀和裂,民间流传着竹子醚化和卤化的方法。但是从未听说过哪家乐器厂做过这方面的试验,并进行统计分析。乐器厂有成千上万的竹,找几支性能极其相近的加以不同处理,并进行定量分析,相信从中一定可以找到许多极其有益的经验。
 此外,良材毕竟难觅。大量的普通材料是否通过化学处理来改善它的性能呢?现代的实验工艺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有效手段。能否一试呢?例如将竹子进行"硅化"或"离子处理"以后,相信竹质的优劣差异一定会变得很小。
 第四,模仿与吸收的问题。
 目前箫笛制作中关于"洋为中用"的问题,尚有一些值得商榷的地方。主要表现为,对西洋乐器模仿得多,而消化吸收得少。
 一、套节的利弊
 箫笛的音高受气温的影响很大。为了便于演奏,目前制作较考究的箫笛都装上铜套节,用来调节气温对音高的影响,使用起来比较方便。现在对套节的制作越来越精细,但是对于它的功效也并不是没有异议。不少人认为,当套节拔出以后,由于各孔之间的变化不成比例,当然要影响音准。
&nbs p;
箫笛的音准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它不仅包括理论问题(例如律制),也包括制作和使用问题,还包括听觉上的心理问题。对于箫笛套节的非议,在理论上是有根据的。但就实际而言,箫笛的套节拔开(管柱变长)以后,对于音准究竟有多大影响,由于技术和设备上存在着很多困难,因此却没有人作过实际的测算。
 箫笛若不采用套节来临时改变音高,可又提不出更为有效的办法,那只能算是空谈。当然,箫笛套节不是解决音高浮动的唯一办法,应该认真研究。据本人的经验,改变箫笛吹孔的溢流量也是一个有效的办法。总之,解决一个问题的办法不一定只有一种,多方面的研究,于事总有益。
 二、为了能自由转调,不少人,认为键是解决问题的"万能钥匙"。十二个半音齐全,是箫笛改良的重要目标之一,众多的键,是取得十二个半音的有效方法,但并不是唯一办法。本人最近制作的八孔箫,不加任何机械装置,也同样可以作到轻易地就能奏全十二个半音,六孔笛不加任何机械装置,同样比八孔笛的音准性能要优越得多,而价格的低廉和使用之方便,自不待说。
 方法是极为重要的。在欧洲科技史上,曾有过这样的事:高斯用自己的方法很快计算出了谷神星的运行轨道,可据说大数学家欧拉竟至要累瞎自己的眼睛也未求出。非工夫不深,乃计算方法过于繁琐。
 有人曾以我国古有"义嘴笛"为理由,要制作象金属长笛那样的义嘴笛。但只要翻翻历史,查看一下义嘴笛出现曾几何时就销声匿迹,就可以知道这是不值得提出的。当然,不制作义嘴笛,并非反对对义嘴笛进行较为系统的分析研究。
 第五,对箫笛改良后性能的偏见。
 对箫笛改良后的性能常有偏见。不少乐器鉴定会,都要求改良笛能演奏较为复杂的长笛曲,依此作为性能是否良好的标志。这是不公允的。首先,竹笛就是竹笛,它可以吹奏长笛曲,但不应成为重要标准,它应该拥有自己的特点。竹笛一旦获得了长笛的全部性能,那就意味着它已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上把位高音发暗的解决方法 (艺眸)

笛子上把位高音发暗有两种原因:一种原因是笛子音孔与内径配合得不好,导致上把位高音木管声音量也很小,发暗甚至不响。这种现象在原笛子上基本没法修改。
(分段)另一种原因是因为膜声受到抑制,主要只出木管声。这种现象是必然的。梆笛较少这种现象,一是因为梆笛高低音音色差别不如曲笛那么大,二是梆笛短,膜孔照顾各音区没有曲笛那么失衡。膜声里含有音强较高的丰富高次泛音,当膜声受到抑制,也就意味着音色中失去较强的高次泛音,音色会变暗。特别是人耳对比感受极强,下把位中音与上把位高音比较,会放大这种感受。
(分段)李镇老师用双膜孔解决了这个问题,后来许多人也仿做双膜孔,但是不知道正确的位置,没有得到预期效果。
(分段)原理大家也不感兴趣。我就说怎么解决吧:若要筒音低音也带膜声,将第一个膜孔尽量往尾部移动,直到最低音出现亮丽膜声为止;若要上把位全开#4高音也出现亮丽膜声,则从第一个膜孔的位置旁开始,加开一个膜孔,往吹口方向移动,直到出现亮丽膜声为止。通常情况下,若要最低音和上把位最高音都出现亮的膜声,第一个膜孔要比正常膜孔位置往笛尾再移动10mm,第二个膜孔开在单膜孔原来位置与吹口中间位置,并且稍往吹口偏移一点即可。
(分段)当然,这就是大致的方法。具体详细到每个人想要哪个音最亮,哪个音最暗,得自己试验移动膜孔。
(分段)我最喜欢运用上把位高音的木管声,很幽远。但是它音量比较小,所以我仍然用双膜孔,把第二个膜孔的笛膜贴得非常紧,有时用透明胶来贴。可以在吹上把位高音时既照顾到木管声,又更加轻松自如。两个膜孔的膜松紧搭配变化是无穷的,使用者可灵活选择自己所好。
(分段)  原笛子加开第二个膜孔,会造成整体音高微微降低。不参加乐队合奏,基本上也听不出来;还有可能导致某些怪现象,这时就封上它,在旁边开即可。

点击查看全图 

唐山笙坊 http://13933360292.8.sunbo.com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