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改良笙在乐团的使用情况
 ≡ ≡
改良笙在乐团的使用情况
| [<<] [>>]
二.笙的改良

1. 中央广播民族乐团杨大明,先后设计二十五簧、三十二簧、三十六簧加键方笙。一九七0年中央民族乐团王慧中先生,在其三十二簧加键笙的基楚上,设计制造三十六簧加键扩音方笙,克服传统笙高低音音量颠倒的弊病,也加强演奏复杂和弦和双声部复调性乐曲的能力。并且和北京民族器厂孙汝桂和退休工人赵伯纯创先制作了三十六簧笙的活动笙斗,对于笙苗的拆装、笙斗的清洁及排除笙簧上的水气大大改善了修笙的困难度和时间。后经香港中乐团郑德惠先生和赵宏亮师父的大力推广,将制作工艺提高、精致度提高、减少漏气形况,而大受欢迎,这也是目前在台湾普遍使用的乐器之一,低音在中间、高音在两旁半音依续而上,由中间交替上行到两边。无论演奏半音列或无调性的曲目都没问题,却也牺牲了传统和声的流畅性。虽然和声仍然可以顺利演奏,但是却没有演奏西洋和声来得方便。二00四年四月十八曰中国“笙协会”成立大会郑德惠和赵宏亮又发表新的乐器,将音位#c和d、#d和e、f和#f做对调的动作以方便传统和声的演奏,将音域往高音扩张到三十八簧和四十二簧,将音域推至c4的超高音。


2. 中国音乐学院张之良和孙汝桂设计的三十六簧加键扩音圆笙,采用河北地区流行的圆形笙斗造形,在扩音管部份制作尝试六种形制不同的共鸣管:圆筒形、开管式圆筒形、闭管式扁喇叭形、短圆筒形、喇叭碗、形塑料扁喇叭形等。其中最后一种用赛璐珞制作,音色甜美柔和、音量适中效果最佳。

3. 转盘加键扩音笙是一九五九年北京民族乐器厂孙炳麟设计,再经孙汝桂多次改进研制而成,笙斗由二个部分组成可自由转动,可吹奏单音之外也有四、五、八度传统和笙的联动键,但是转调必须将笙斗取下对好标记的调号才可以吹奏,无法适应现代乐曲频繁而急速的转调、和声配器复杂的乐曲。


4. 中音抱笙是张子锐、严根山、强汝康等,基于大乐团合奏的需要改制而成,外型和传统圆笙相似体积较大,采机械连杆式按食音阶以圆圈式排列外圈低音、中圈中音、内圈则是高音区共有三十六个白键、十二个黑键。白键为一个音之按键,黑键为三个同音三个八度的连动键。采闭气式设计具省气、好吹、音量大的便利性,但高音区设计在整把笙的最中间,因此音量有明显不足的缺点,机械连动杆的部分设计较为粗糙杂音大。活塞设计也不够精密,使用一段时间之后容易造成漏气而出现杂音,若将弹簧调紧而造成演奏上的灵敏度大大的降低。其操作按键的位置是在笙的正前方,只可用手指触键,眼睛完全看不见按键,在演奏初期对难度的提高有有一定的困难度。抱笙家族有三十六簧中音抱笙、三十二簧低音抱笙、二十四簧低音抱笙。


5. 排笙其音域和结构与中音抱笙是属于同类型的乐器,但机械构造却大大的不同。排列式的设计,音阶从左而右、由前到后交替上行,第一排是低音、第二排是中音、第三排是高音,按键则在演奏者和扩音管之间,让演奏者能够凊楚看到按键,而降低练习上的适应问题。所以在学校社团接受度高、使用率普及,但是在音色却不如抱笙来得浑厚


6. 中音排笙是中央广播民族乐团王力南、王仲丙、杨竞明与北京乐器厂合作研制,三十六管仿芦笙的共鸣筒,在笙管上套铜制圆铜状共鸣管,音位排列则采用王慧中三十六簧方笙的音位,音色柔和易于与其他乐器融合,但是做为中低音乐器音量太小声、故障率太高,造成无法普及推广的遗憾。

三.改良笙在乐团的使用情况
蔡辉鹏 撰文2003.12月

不论中、港、台、星、马地区,各专业乐团合奏使用最普及的仍然是三十六簧方(圆)笙、苏卅中音抱笙(台笙)、苏卅低音抱笙。专业乐团以抱笙为主,学生团体则以台笙为主要乐器。


1. 以高雄市国乐团为例,分成高音笙、中音笙、低音笙、传统笙逐项讨论。

a. 高音笙:使用的乐器是三十六簧圆笙,音位排列是依照王慧中先生改革的排列音位,再加入罗启瑞先生的改良,将部分的音位更改修正,依照多年经验增加部分的特殊的按键,以方便乐团的各种曲谱的需求及作曲家的各种调性、不和协音程、音堆的使用,保留高音按孔方便独奏使用时所必须要的滑音,是为罗启瑞先生设计制作的三十六簧无扩音圆笙。而扩音笙、无扩音笙的使用,在乐团也历经一段时间的适应,创团时高音笙是由我的老师李志群担任,使用乐器是三十四簧扩音笙,其音色柔和,与乐团相容性高。而无扩音笙少了铜管的扩音共振,则保存笙的传统个性,却也多了一些较为突出的音色。不过乐器也可以变得较为圆润、耳朵可以习惯音色,乐团团员的反应证明了这一点。有时乐团分成二小团时,会使用三十六簧扩音方笙来演奏,团员却不习惯这种扩音笙的声音了。

b. 中音笙:使用苏州乐器厂生产的中音抱笙,创团时期金祖瑞小姐演奏台笙,现在笔者是演奏中音抱笙。早年乐团为何会使用抱笙而不用台笙呢?因为当时的指挥关乃忠先生觉得中音抱笙的音色较圆较厚实,中音台笙音色较空洞。经过十年来使用这一件复杂麻烦的乐器之后,个人虽然能够认同关指挥的音色取向,但是对于使用者的立场而言,因为看不到按键,初期有其不方便性,长期可能有选成职业伤害的可能性,例如左手抱笙演奏的姿势关节会疼痛。几年前为了实践笙能够规格化的理念,笔者替乐团订做一把三十六簧次中音笙,指法音位与三十六簧高音方笙一样,音域低一个八度,学高音笙者转吹奏中音笙时,不用重新接触学习新指法,增加很大的便利性。

c. 低音笙:演奏者林奈静小姐,使用的乐器也是苏卅厂制作的三十二簧低音抱笙。乐团经过几次的汰旧换新,都是三十二簧低音抱笙,这也是目前使用最广泛最多的低音笙,音色低沉浑厚。台北市立国乐团、实验国乐团也是使用这一种低音抱笙。乐器本身除了复杂结构和笨重的体形、粗糙的工艺之外,最大的问题点应是在乐曲的编曲、编制问题。国乐团早期笙的使用情况以传统高音笙为主,中音笙则以现在三十六簧笙来演奏,真正的中音笙尚不普及,更不用说低音笙了。所以乐团演奏会上经常会有低音笙缺席的情况,除非作曲家为乐团量身订作的作品,像关乃忠先生为乐团创作的“台湾风情”、“港都素描”等等,否则指挥则必须发挥即性创作,帮声部配器。2003年11月20日演出的“兵车行”,排练期间,指挥陈澄雄先生感觉乐团编制人员已经不足,怎可让低音笙闲置在一旁,于是连夜填充低音笙的声部。如果遇到演奏会旧曲目多时,则可能低音笙只有一、二首曲子,其他乐曲休息或是帮忙打击声部的情况产生。

d. 传统笙:在乐团使用情况亦不可缺少,部分改编自传统曲目,为求呈现最原始的音乐风格,会要求演奏者必须以传统笙来演奏,也有退而要求以三十六簧笙演奏传统和声。不过这中问的风格特性不只是在构成音而已,手指按孔上所加上的变奏,嘴上所随兴增加的加花效果,都不是一般乐团使用的高音三十六加键笙所能表现出来的。因为传统笙的指法是按照五声音阶为主轴设计的乐器,所以教材上所讲述的"以运指方便的情况下所加的音叫打音”,这中问并无任何表格或音阶可对照,到底该加什么音才是标准答案。随便加任何音只要主音留住,这中间的即兴就是最大、最好的效果了。

2. 以香港中乐团为例:

a. 高音笙有二把,演奏者是郑德惠先生和欧钟庆先生,使用乐器都是三十六簧加键扩音方笙。早期郑德惠也使用无扩音方笙,但是若以音色统一的立场而言,应该二把一样的笙。如果一把扩音一把无扩音一定会造成音色不统一的问题。

b. 中音笙一把,苏绍勋先生演奏使用苏卅三十六簧中音排笙。

c. 低音笙一把,李守法先生演奏使用三十二簧低音抱笙不知音色上和中音台笙会不曾有融合上的问题。

一.笙的历史与简介
一、前言
在中国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从神话时期的女娲传说,到曾侯乙墓出土的笙实物,以及唐传曰本的笙、到文献记载的竽、笙,都印证者古人智慧留下的痕迹。经历了体积的大大小小、形状的方方圆圆、笙嘴的长短弯直、管簧数的增增减减;笙斗的“以木代匏”,最后改为铜制,以及音域、音列、音位、指法的多种定制、变换和调式、曲式、和声、演奏形式、表现手法与技法等,在不同时期产生一系列的演变过程。

 

二、历代笙的变革

在殷商甲骨文字中就有笙、竽的记载。虽然都属古代簧管乐器,但从形状、构造都是有区别的,并非是一种乐器。根据《周礼.笙师》郑玄注:”竽三十六簧,笙十三簧”。《吕览.仲夏》:”竽,笙之大者”《宋书.乐志》:”宫管在中央,三十六簧曰竽;宫管在左旁,十九簧至十三簧曰笙;其他皆相似也”。《乐书.俗部》:”圣朝太乐诸工,以竽、巢、和并为一器,或二十三簧或十九簧”,从以上的资料来看,竽、笙的区别很清楚,竽大簧多,笙小簧少。

在中国历史上,笙的簧数一直不等,汉代《说文解字》:笙十三簧,像凤之身。《尔雅.释乐》:大者九簧,小者十三簧。战国时候竽是三十六簧,到两汉时候是二十二和二十三簧,到隋唐时代只有十九簧,《隋书.音乐志》”笙,列管十九于匏际,施簧而吹之”的记载。隋代的十九簧,还有专用谱曾传入日本。到了唐代簧数仍然多样化,至今日本奈良东大寺正仓院还保存者唐代的十七簧竽三把(吴竹竽二把,长87、78.8公分、假斑竹竽一把,长91.8公分),另外还收藏有唐代的十七簧笙三把(吴竹笙二把,长49.2、53.1公分、假斑竹笙一把,长57.7公分)这些竽、笙的斗子全都是木制,也就是唐代以后以木代匏而漆之。

到宋代十九簧笙似乎失传,当时所使用的十九管笙,只装入十七个簧片其中有二个”哑管”或”义管”,因此十九管十七簧的宋代笙又叫”义管笙”,而十七簧笙的使用一直延用到近代,像西安鼓乐及北京智化寺等鼓吹音乐之中,甚至在中国北方和南方民间的圆笙及方笙都只有十三或十四簧而已。

竽的沿革从簧多到簧少,而笙是从十三簧到十七簧、十九、二十三簧,由簧少到簧多而发展。笙、竽以各自的趋势向相反的方向不断的发展,从而使得它们的簧数愈来愈接近,因此到后来就”并为一器”,只有留下“笙”这一个乐器名称,很少使用“竽”这乐器了。 在一九五O年代以后,笙的改良除了簧数的增加、扩展音域外,更朝着音量扩大、结构设计、音位排列为主要的发展方向。

三、传统笙

1. 七簧笙:十七管笙有分全簧、十四簧笙和十三簧笙。全簧笙可以转十二个调,尤其用在伴奏戏曲时调性转换频繁,必须有足够的半音来运用,所以十二律皆齐全。而十三簧笙则在民间的鼓吹音乐应用较为广泛,民间音乐以曲牌、民歌小调为主,调性变化较少,调性的需求较少,不常用的调、不常用的音逐渐淡出笙的音位排列中。

2. 二十一簧笙:在十七簧的基楚上,改变第一、七、九、十六、十七管的音,增加d1、e1、#f1、g1、c3、#f3去掉#d2、#Al而形成二十一簧笙的基本音,不过也有保留#d2、去除c3音的情况;再增扩音共鸣管来增大其音量,改变音色亮度,却也增加笙本身的重量,但音乐张力、音量却有很大的进展。二十二簧笙、二十三簧笙,只针对二十一簧笙在独奏曲创作曲目有特殊变化音时,将可能会使用的音再增加到笙的结构里面,增加的音不一定,有增加g3、#d2、#al、f1、cl等音阶位置,但是增加一个低音,体积变大逐渐加入按键来辅助手指,相对也增加重量,影响演奏时的灵敏度。

3. 二十四簧笙、二十五簧笙已经将传统笙的从a~#f3,音域扩张到三个八度不完全半音。二十六簧笙、二十八簧合成双音苗加键笙,突破原有单苗单音的使用,将双苗合并使用加装封闭式之按键,气密性更佳使吹奏能更省力省气。

4. 活嘴活底二十九簧圆笙是赵喜道,于一九八二年八月在牟善平的二十六簧笙的基楚上与孙家乐、胡冶国共同设计完成,吹嘴在使用完后可拆下,方便笙之携带,活底则是笙之卫生干燥带来方便性。二十四管三十簧双音管笙,这个实验性高于实用性的理念,将竹子分成二边分别装上簧片,充分发挥竹子的运用来减轻重量增加音域。

5. 三十七簧加键半扩音笙在一九八四年由翁镇发、牟善平、徐超铭共同设计完成,保留传统笙的傅统和声手法,更补足三个八度的三十六个半音外加一个g3的高音。中低的区域保留传统笙的特性不加扩音管,只在g2~g3的音域增扩音管,补充高音区音量衰减的问题,按键的做法是唯一参考西洋长笛的按键侧翻的方式反应更灵敏,音窗也保留传统的长椭圆形的音窗,让发音更敏锐连困难度很高的“野蜂飞舞”都显得轻而易举。


结论

随着笙的不断的改革,笙苗的数目增多了,笙苗上的扩音管按键等附加的东西也变多了。因此也造成使用上、学习上的多元化和不方便。笙的改良还有待于进一步完善,制约笙的普及、教学与提高的笙的统一规范问题亟待解决。尤其是笙曲的创作,还需在过去多位演奏家或与作曲家连手创作的基础上,得到作曲家们的大力支持,使笙这一曾为世界自由簧乐器的开创作出巨大贡献的优秀乐器弘扬和光大,不愧于世界自由簧乐器之鼻祖地位。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