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竹笛制作全套工艺过程
 ≡ ≡
竹笛制作全套工艺过程
| [<<] [>>]
竹笛制作全套工艺过程

这是一个台湾的笛子专业的高材生所写的论文,我仔细阅读后认为很有价值。 其中对笛子制作的全过程和影响笛子音色的各种因素都有详尽论述,对于笛子专业制作,业余制作,和普通爱好怎么挑选到适合自己用的好笛子都很有用处。   由于原文是繁体字,我用了几个小时才全部改成简化体中文,只要能对笛友有所裨益,我的时间就没有白费。

、前言

竹笛制作一直是笔者极感兴趣的部分,我曾试验以塑胶管制做过竹笛,之后由于大陸竹材取得不易,曾经砍过台湾的观音竹及台湾桂竹来试做笛子,而在于亲身制作的过程中,发现台湾产的竹子因土壤气候问题,无法制出与大陆同等品质的笛子,桂竹作为大笛其音色尚可,但桂竹易弯曲,內壁不平均对制笛也有影响;在自己的乐器制作实践下,发现即使制笛以不若其他乐器复杂,但在每个不同的制作环节上,都能左右着乐器的品质,所以我将我制作笛所的的知识及心得记下与大家分享。


二、竹材之品种

要论述竹笛之制作,我们必須先了解竹子;如果说竹笛的制作只是将竹子挖几个孔就完成了,那能合于竹笛制作的竹子品种似乎就很多,但若是真的要能制作出音色及功能俱佳的笛子,除了制作工艺的优劣外,适当而良好的竹材就很重要了,适当指的是它的密度、弯曲度。竹节间距离及內径及外径大小等,如台湾产的玉山箭竹及观音竹虽然说长的很直而且平均但是密度不高即其纤维密度太低所以制作出來的声音音不易集中,麻竹普遍太粗,即使做为低音笛的材料都太大根本无法成材,而竹节太近的竹子內径必然不平均,即使制作出來也必然产生严重的音准问题,所以也是选择的重要条件,而这里所说的良好问题是指适当的制笛竹材中也有好坏之分,如密度高者普遍较佳,而竹子內外弧度越能接近圆形越好,将有利于发音之灵敏度,是更好的材料。

中國大陆所产的竹子,能制笛的多在浙江,江西一带其中以杭州西面余杭铜岭桥的白竹为最佳,白竹又称苦竹,主枝明显而少有分枝,叶略小,它质地坚硬,内径统一,与其它品种的竹子所不同的是,苦竹的竹节通常是一整节的,因此自古以来便被认为是制作竹笛的上等材料。上海、苏州等江南的民族乐器厂以及国內的制笛人都慕名去铜岭桥采购竹材。据说明清时代,铜岭桥 的苦竹制作的竹笛曾作为贡品被送进宮廷,可见此地竹材品质之佳,是制笛之良材,而当地居指出,因当地产铜矿,所以竹子生长过程中吸收土良中金属离子,所以密度才能比之其他地方所产之苦竹更高,近期竹材需求量越来越大,因供不应求当地制笛师便购买安徽所产的苦竹希望能不其不足之量,但经过比较发现其品质却远不如铜岭桥当地所产之苦竹,在此居住约有五十余户人家,其中从事竹笛制作的就约有三十到四十户之多,更说明了此处所产苦竹品质之优良,几乎全国使用的竹笛都是由此生产;除白竹外,闽北,赣南、江西所产紫竹可說是苦竹之外第二大量用來制笛的品种,紫竹皮硬肉软,是靠坚硬的皮发声,所以不像皮软肉硬的白竹要去竹青(即是指竹子的表皮),所以两者最大的差异在于紫竹音色较白竹为薄而甜美,白竹音色则结实而饱满;除此外也有少数人使用原产于安徽,江西一帶的湘妃竹,另外名制笛师应明章尝试开发的豹斑竹音色甜美但竹子不生长规则,易产生音准问题,这两年有人尝试一类新竹材称为花苦竹,效果不错,但是其管径较大,无法制作梆笛实属可惜,不过普遍来说,多数人还是较能接收白竹跟紫竹的音色,到目前为止尚未能出现更加适用于制笛的新竹材。

三、制作过程

(一)、竹子生长环境之影响

演奏家俞逊发先生认为笛子的好坏,材料占了60﹪,其实多数乐器都是如此,生长环境影响材料的优劣尤其明显,在此加以介绍:

1﹒土壤:土壤中的养分含量及种类会明显影响竹子的生长品质,当然养分充足的状况下,竹材生长易于扎实,养分不足者,所产竹料易于纤维较软而竹壁为薄,铜岭桥當当地的土壤分三类如下,黄土地、沙地、石子地,其中黄土地的土质最好,养分充足,所产竹材不仅较直而质地也是最密实的,沙地所产的竹子,因养分不若黄土地丰富,竹材较单薄制成竹笛之后效果较差,而石子地所产的竹材养分介于黄土地跟沙地之间但是所长竹材容易弯曲,在制作过程中,较不好处理,即使以烤火的方式将之扳直,仍然有可能产生內径不平均的问题而严重影响音准,所以我们还是认为以黄土区所产竹材为制笛最优良之选择,然而此类土壤在铜岭桥所占面积并不多,可见良材之难得。



土壤种类
黄土地
沙地
石子地

特性
土壤养分高,生产竹材结实,占地面积最小。
土壤养分低,竹子质地松软,占地面积较大。
土壤养分中等,但生长竹材易弯曲,不平均。



2﹒阳光:其实多数中国乐器制作上有其哲学或玄学之说法,其中对材质有阴材与阳材之分,如古琴[4]制作中桐木面阳,受到太阳照射的部分为阳材,反之称为阴材,背板面板依不同之搭配,能得不同之音色,对这些哲学性之解释我们无法详尽阐述,但以现代物理观点论之,我们知道受阳面的植物受阳光照射后产生化学变化,质地、水分含量,生长速度皆有所不同,自然与照光少者质地不同;竹材也受阳光影响甚多,以子竹为例是最明显的,制作京胡的老师傅认为能拿來做琴杆的紫竹的标准是很严格而且难得的,除了因为竹子要直,粗细要平均、竹节还要生长在把位的位置上,除此之外他们认为好的紫竹,受阳光影响有四类是最好的,分別是阴阳竹、黑观音、玉腰带、点金沙,因为紫竹受阳光照射部位会呈现紫黑色,未受光照部位呈黄色,阴阳竹指的是竹身明显一半是黑色一半是黃色,黑观音是整枝竹子遍体成深黑色,玉腰带是竹节轮廓明显而仅在此处呈現一环黑色,点金沙是指受细碎的阳光照射呈現斑驳金点在竹身上,此四种情形我认为除了竹材状况会有所不同影响音色外,在美觀上的意義勢必也是極重要的,不過就現代的觀點而言,我們解釋紫竹的好壞通常會選擇黃色部分較多之竹子,因為黃色部分多表示受阳光照射少,因阳光不够充足竹子將生长缓慢,因此竹材质地将更为密实,以此为例,我们选择白竹的情況下也是以背阳光面山坡所产的竹子易找到好材料,不过我觉得对阳光音色的解释到目前为止尚有许多不足之处,有待日后研究。

3﹒病虫害:过度严重的虫害都是不利于竹材生长的,除了两种情形,其一是轻微的虫害,意指并未严重破坏竹子生长形态,此时因受虫蛀的竹子会生长缓慢所以同样会比较结实,所以适于制笛,另一特例是所谓铁心笛的状况,曾经访问乐器行将铁心笛夸大甚至误传其形成状況等,其实铁心笛意指竹子受虫蛀了一个洞,被露水、雨水浸湿使的竹子內壁病变,內部整段成黑色,而硬度极高,一般修笛刀不易挖动故称之铁心,通常只要笛子里有一段是铁心音色就会比一般笛子音色再亮,所以当初不肖商人将竹子表皮刮伤,內部浸入特殊药水,使其成黑色,之后以高价卖出以求取暴利,皆是由于多数人夸大铁心笛之功能。

4﹒施肥:随着乐器需求量大增,许多制笛师在土壤上施肥,让竹子生长快速,但是如此的状况下却严重影响竹材品质,因为施肥后竹材快速生长,材质必定松散,制笛后音色往往不佳,实是急功近利的行为。



(二)、取竹

名制笛师董雪华[5]认为以生长四到五年竹龄的竹子为制笛材料是最为适宜的,因为竹龄夠老,其密度较高,材料水分也较少,反之现在因笛子需求量大,生长未满两年的竹子就拿來制笛因竹肉还幼嫩其效果较之老竹为差,但是过老的竹子也不适宜做笛子,毕竟竹子非木本植物,当生长超过六年以上即走下坡,质地开始松散;取竹的时间也是很重要的,通常是在冬天十二节气中的霜降时收竹子,因为此时竹子的含水量较低,制笛之后比起夏天收的竹子不易发霉,所以取竹的时机也是相当重要的。


(三)、干燥

制笛的竹材一般应干燥兩两年以上,自然风干,自然风干的竹子也有水分,赵松庭老师认为竹子的水分至少必须保留五分之一,不然过度干燥后制成笛子时发音干涩,而且遇到湿度急剧变化时通常会出现开裂的情況。董雪华先生说:「在烤竹子时,火候必须掌握好,不能烤得太干,又不可里面存留太多水分,这样的竹子制成竹笛后音色圆润」,足见含水量对于做竹笛的重要性,一般自然风干时此取交叉叠放的方式,虽然比较佔空间但是竹身与空气的接触面较大,容易达到干燥的效果,紫竹类竹子一般风干时候竹节是不打通的,有人认为是否打通后竹子內壁才能易于跟空气接触,但是我们认为留下竹节能夠保持內壁的平均度,避免因风干时竹肉开始收缩的情況下无竹節支撑而造成的变形;风干时候场地的空气也是很重要的,铜岭桥位于山区,其实湿度是很重的,我们一般会希望是有南面的风吹拂,因为一般东风跟西风所带的湿度约为80,太过潮湿,竹子不易干反而易于发霉,北风湿度约30,所带湿气太少,易在风干过程中使竹子开裂,南风湿度约45,是最适宜的风,以前铜岭桥并未发现此一差別,所以竹材都是放置在四面开放的空间,湿度变化剧烈,不仅不易干燥,还容易发生裂竹的现象,現在、已经开始知道针对不同气候、季风来调整开哪面窗戶,调整竹子放那个方面,可见制笛经验正在慢慢进步中。


(四)、去竹青

竹子干燥后会杀竹青,即将竹身上那层青色皮以砂纸磨掉,只能磨去少许,曾有制笛师以刨刀去皮,如此伤到竹肉反而有害于音色,之前坊间有一号称石斑竹的笛子仅是未去竹青的竹子,虽然美观但是竹皮与竹肉间之密度差异甚大,反而会使音色发挥不出,实在是不好的制作方式,在杀竹青时,有经验的师傅只要闻到竹青的香味就能分辨出此竹材是否优良。


(五)、烤竹

竹子在自然生长的过程中往往不是完全直的,我们会通过一道烤竹的程序,將他扳直,先观察出竹子弯曲的面,将此处以高温使其暂时软化,准备一块木板,木板中挖出各式不同大小之圆孔,将烤软的竹子放入与之吻合之孔中扳直,之后急速以水浇之使其定型;烤竹时以前是直接以瓦斯炉的火来烤,但是大家发现此种火力不夠強容易烧焦表面,內部不夠软,扳动时易使竹子开裂,所以現在大多以炭火烤竹,烤竹时在竹身上抹上一层油,使的温度平均不至於烧焦,烤竹过程中竹子本身水分也会減少,但是不宜过多,如果自然风干时间不夠长,以火力将水气带出,制成的笛子以后有变形的可能,因为大量水分急剧被逼出使纤维毛细孔张大,不只影响音色,以后水分也容易回渗,此种笛子刚开始吹奏时覺得竹子很干音色很好,到很快水气就回來,笛子易发霉,音色也会变差,所以烤竹的时间的掌握也是不容易的。


(六)、画线定孔距

赵松庭老师研究出的定音数据一直是制笛师做为参考的重要依据,当然其中还是有许多需要修正的,不过这只是订出孔之间的距离,在画线定位的考量(在竹身哪一面开孔)却不是那么容易,因为竹子本身不是正圆,不仅外径如此,內径也是,正确的下点位置将決定竹笛的整个反应及音色,吹孔及膜孔之位置关系尤大,膜孔的位置如果不正确,将严重影响所有高低音的音色,現在大多数制笛师已经慢慢著眼于此一现象,将使制造笛工艺更进一步。


(七)、修孔

孔的形状及修孔角度对整个笛子的音色及发音灵敏度是相当重要的,现图示如下


类別
吹孔
膜孔
指孔

形状
长橢圆但左右两边稍平整。
长橢圓圆。
应因音色之不同有不同之形状、大小。

大小
最大
最小
介於吹孔与膜孔之间。

角度
向內斜挖约20到40度。
向內斜挖约25度。
向內斜挖约30到45度。


(附言:角度问题关系音色之变化,极富弹性,但有其最大与最小值。)


1﹒形状与大小:吹孔之形状为何要成长橢圆?其实是为了适应嘴型,因为吹笛时口风集中的状况下风门不会完全圆形,反而是有点扁的弧形,倘若吹孔入气边缘太圆则与嘴型不符,则发音效率反而较差,所以在长橢圆形的边缘要弧度減少,有点接近直线。而膜孔以前多是圆形的对音色的帮助不大,后来改成橢圆形使得发音更加明亮而富色彩,但是过大则音色会吵杂,发燥,反之,过小则会使音色发闷,发虛,基本上我们是不建议初学者或不懂修笛子的人调整吹孔及膜孔,否则音色很容意被破坏;指孔对音色虽有影响,但不如吹孔及膜孔来的严重,毕竟为了音准问题,常常需要调整孔的大小,不小心挖太大时,虽會让音量变大,但还不至于破坏掉整体音色,一般来说指孔形状越胖音量越大,如以前鹅蛋型及黄豆型时,其音色皆较明亮,尖橢圆形时会出一较尖锐的金属声,如果需要较为大器的声音时,指孔比一般为大,如丝竹时,指孔也是调整较小的。

2﹒孔內角度:当孔的形状都挖好但是角度几乎沒有时,此时笛子一定是很难吹奏的,吹孔的角度是很重要的,因为笛子发音是边棱效应,所以当气柱击打到吹嘴边缘时需要有一个较尖锐的切削口将气流切割分开,使气流旋入笛身,如果边缘切角太钝则切削效应太差,发声势必不灵敏,当时有許多演奏家发现此一现象时,便将吹孔边缘消的甚薄,但是发现中低音发音容易了但是高音却困难了,俞逊发先生指出,这是由于吹孔角度过薄,气体的着力面太少所致,所以还是不能太过,不过普遍当吹嘴角度大到45度以上时,音量较一般(此指吹孔大小一致,改变角度的状况下)时大,而音准也会较高,反之音量则较小,膜孔的角度是决定了笛膜震动的激烈程度,膜孔开过大的情況是出现震动粗糙的情形,但是膜孔角度一大会使震动激烈,使声音偏亮,所以一般我们将膜孔的大小收小,內部角度加大,此时就会產生细密而明亮的声音,反之膜孔过大时震动已经很粗糙,如果角度也很大时那将导致既粗糙又尖锐的声响,是极度不悦耳的,指孔的角度对音色的影响较小但是却对音准影响很大,当角度大时易于发音,而声音明亮,此时的高音音准较容易达到标准,而八度音高才容易满足,同时指孔角度过小时,整枝笛子的共鸣会明显降低的。

3﹒压孔:刚修完孔时表面有一粗糙的边缘,一般为了使手能易于按孔会将指孔用砂纸整个磨过,使得孔微微向下凹入,如此不仅使运指容易,更会提高音准,同时使灵敏度增加。

4﹒结论:透过吹孔、膜孔及指孔三者的形状、大小及角度变化可以组合出不同乐曲需要的音色,我们做简单介绍如下


音乐类别
音色取向
吹孔
膜孔
指孔

南派乐曲
音色较软而甜美,希望音色的集中点明显,颗粒性较小。
吹孔小,而內部角度约30度,选择竹肉较薄的竹子制作。
膜孔小,而內部角度约30度。
指孔小,呈稍微尖形橢圆形,角度约35度。

北派乐曲
音色豪迈刚硬,希望颗粒性大而较粗,音量大。
吹孔较南派笛稍大,呈较胖的橢圆形,角度约40度,通常喜欢厚的竹材。
膜孔较南派笛稍大,而形状较圆,角度约40度。
为求其厚实的音色,指孔形状较南派笛稍大,而其角度约45。



(八)校音

制笛过程中孔大略定好位置后,其实音准尚未稳定,因为一般定孔距时是用几把固定的量尺,先测了竹材头尾內径后,取规格相近的量尺定下位置,而每枝竹子的生长过程不同,內径毕竟不均匀,虽然孔大略成形,但音准还是要再调整,此时必须有一能吹奏的人,运用调音器边吹奏边调音,如此的状况下,此调音员的演奏水平能大大影响其调音结果,如果其演奏方式不正确,如嘴型或气息运用不正确,则在给一般正常演奏的人吹奏时还是无法完全准,所以通常吹笛子的人都会学习基本调音的方式,毕竟每个人吹奏习惯不同,还是要具备调音的能力才能有效的精确的让这把乐器能更适合自己。


(九)上漆

用来上笛子漆的是一种名为虫胶的酒精漆[7],是昆虫吃了树的汁液所分泌出的物质,因为是天然的成分,天然的虫胶跟笛子两者间的密和度也会比化学漆还更好,漆对于乐器有下列几项帮助:

1﹒保护:因为手有手汗或是靠吹嘴的部分是直接与我们的嘴唇接触,容易碰触到皮肤上的油脂或吹奏时的口水,这些都是有侵蚀性的,上漆能有效防止此类伤害。
2﹒防止受潮:在笛身內外上漆的话也能帮助笛子不易受潮,避免发霉例如手指的手汗会渗入指孔表面,会使该部分的漆成深褐色,比较严重是內部的部分,因为吹奏时,人吹出的空气中,含大量水气,如果吹奏完时沒有放置在通风之处干燥,笛子往往会发霉,而內部上漆可以減少竹壁吸水的比例,防止发霉。

3﹒帮助音色:通常第一层底漆对乐器影响是最明显的,表面上漆之后音色明显集中,增加厚度,若在笛子內部也上漆则由于漆的表面较光滑会使音波反射容易,会让音色更明亮,例如名制笛师冯海成的笛子,他选择了极薄的紫竹制笛,本来聲音应该是非常单薄的,但是他在內部上了极厚的一层虫胶使的其音色虽然薄但是确有明显集中点,成了其制作的竹笛的一大特色,但是对于在笛子內部上漆有两派说法,有人觉得內部上漆帮助音色,还能防潮,但是有一派却认为內部不该上漆,让他能接触空气,如此的笛子,音色的进步空间极大,而不会像上了漆的笛子音色的进展有限。

4﹒美观:上漆后乐器显现一明亮之色泽,通常上了第一层后,已极细的砂纸磨掉,之后再重新上一层,如此表面就会非常光滑,这其实是家具上磨光上漆的方式,但虫胶上漆后的光泽并不如现在的亮光漆名亮,同时虫胶的价格比化学漆更贵,所以有些厂家为了美观及方便,选择使用清漆,或是他们所谓的地板蜡来上漆,虽然更增加美观及质感,但音色就不如虫胶了。


(十)缠线、镶骨、接老头:上完漆后会在笛身上每个指孔间缠线,以往是棉线后改成尼龙线,缠线是有保护及帮助音色的两项功能,因为笛子县委是成一束生长,当摔落之时很容易由生长的纹路裂开,缠线紧密包裹住笛身防止笛身爆裂,同时包缚住笛身后使得竹身在紧实会让音色更集中,我们曾做过实验,将竹子缠线拆掉,会发现整体音色变的较松散,或是仅拆掉某一指孔上的线,此时同样的只有单一个音的音色与其他不同,由于知道此项差別,我们由以前以棉线缠笛子,发现棉线張力有限,后采取韧性更高的尼龙线;我们在笛子的头尾两端镶上牛骨头或塑胶或牛角、玉石等等不同材质,是有其保护功能,当笛子摔落时必是由两端先著地,试图以此抒解笛身所受的冲击。

老头在此是指笛子最上端之一段竹子,因为吹孔上方约0.2到0.6公分处会放置笛塞,所以笛身共鸣段仅只有笛塞到笛尾之间,我们比长笛多了一段很长的接有,其功能有二:


1﹒平衡:此段笛头有视觉平衡及重量平衡的功用,因为现今大多持笛手行不同于长笛,我们笛子的重心必须较靠近笛子中心,才能有利于我们演奏,同时视觉上也比较美观。

2﹒共鸣腔 :老头中空,可以增加笛子的共鸣度,我们曾实际做过实验,竹笛有此共鸣腔時演奏時音色较丰润,然而在录音室時,多数演奏家不希望有此笛头,因为此笛头会增加一些多余的震动频率,在表演台上听不出來,但是在录音室时却是容易被收到的。


四、结语

制笛技术经年累月已经是蓬勃发展,加上开放后港澳台甚至新加坡都有大量的需求,而演奏技术的进步也逼着制作家的步伐不得不向前迈进,不然就会被许多后起之秀迎头赶上,笛坛变化数十年来,律制在变尤以往纯律五度相生律变为平均率、演奏法的进步提升大家对乐器的精密性重视,乐曲的改变、考验笛子的功能便利性等,音色的需求不断更新下,不同样貌的笛子也越来越多;笛子制作看似在竹子上挖几个洞,但其中的学问却不是能这么简单就被解释出的,近年由于大陆方面的物质生活提升,台湾人在商业上的利益考量,许多乐器制作师已经失去其以往的操守、对乐器负责的责任感,制笛师···指出他虽然坚持持竹子要生长四年才采收,但是现在生长两年的竹子已经不得不收了,因为如果他不收此竹,会被其他竹农偷砍,大家对竹子生长跟阴干时间已经越来越缩短了,所以现在乐器品质总是参差不齐,许多人花了昂贵的费用却无法买到好乐器,对以后学习国乐的人实在是不好的影响;同时由于制笛师本身演奏能力不足,无法精细的分辨出良好的音色同时为满足商业上的趋向,许多笛子膜孔越挖越大,让初学者有音色明亮的假象,但是实际上过大的膜孔将来对于演奏上的控制是相当不利的,为了让高音好吹将前后出音孔全都挖近,虽然高音好吹,但是低音的厚度却不足了;国乐器制作的发展尚未进步到如同西乐器一样是将乐器看待成艺术品一般用心制作,牵涉了整体演奏水平及商业上的诸多问题,国乐器好材料在庞大的需求量下,将是越来越少,再加上不法商人的操作,更是让人忧心乐曲界的未来,这必须以来所有从事国乐演奏及乐器制造者一起维护及开发,才能夠更加进步啊。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