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笙坊

 当前位置: -返回首页 > 唐山笙坊整理
 ≡ ≡
唐山笙坊整理
| [<<] [>>]
描述:
发射场为什么选在酒泉
------——访原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副总工程师、原中国载人航天发射场总设计师徐克俊





  徐克俊,1943年出生,湖北武昌人,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高级工程师。从事运载火箭、卫星等测试发射工作,参与组织指挥我国洲际运载火箭、人造地球卫星等的研制、定型飞行和“神舟”号飞船发射等国家级试验100余次,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6次,获部级科技成果奖10项。原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副总工程师、原中国载人航天发射场总设计师。

  记者:参加航天工作这么多年,您还记得解决的问题大约有多少?

  徐:大的问题可能有几十个吧,小的问题很多,数不清了,总有数百个吧!

  记者:其实航天没有小问题。

  徐:说句实在话,航天领域当中,只要是问题,就不是小问题,哪怕是非技术性的非常简单、非常低级的问题,如果你没发现,没解决,就会捅出大娄子。

  记者:现在搞载人航天,要求比以前更高、更严。

  徐:是的。载人航天比起其他型号试验任务要严格得多,一般的卫星工程都不能和它相比。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承担载人航天的发射任务,对我们也是一个极大的机遇和挑战。

  记者:载人航天发射场是中国载人航天工程的七大系统之一,1992年刚刚启动论证的时候,您在干什么?

  徐:当时我担任试验技术部副总工程师。北京组织载人飞船的立项论证,我们发射中心派出了一个小组参加,我是其中成员之一。

  记者:你们当时都参加哪些论证?

  徐:我们主要参加发射场组。因为发射场就定在我们这里建,要我们拿出发射场的建设方案。

  记者:当时定发射场的时候,为什么选在了酒泉卫星发射中心?

  徐:其实早在20世纪80年代末,“863计划”的概念性论证中提出搞载人飞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选点了。候选点共四个:酒泉、西昌、苛岚(山西)、海南,几家都在争。发射场的选定牵扯到着陆场、火箭残骸落区、逃逸救生落区等各方面的选择。发射场要尽量开阔,周围居民要少,落区也要选人烟稀少、地域开阔、平坦的地区。综合各方面的因素来看,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是最符合条件的。那时发射中心主任是李元正,他当时提出说,我们一定拿出一个国际先进的航天发射场论证方案,争取主动。多段运载火箭的测试发射,过去一直都是在水平状态下,一截一截地测、一截一截地装、一截一截地配。技术区准备完了,转到发射区,还要重新总装、测试,重复工作多,耗费时间长,非常麻烦。我们那时候想,能不能在技术区就把火箭吊装起竖、对接组装,测试完了也不用拆,就是发射状态。然后就是怎么把飞船和火箭垂直整体转运到发射区。那时还没有“三垂”这个概念,只是简单有这么个想法。

  记者:“三垂”的概念是针对哪三个方面说的?

  徐:是指垂直总装、垂直测试、整体垂直转运这三个方面,这在我国没有先例。

  记者:当时国际上有没有这种模式?

  徐:有,但不这么叫。我们的这些想法和他们不谋而合。美国发射阿波罗飞船时建了最早具有“三垂”特征的39A发射场;日本只是火箭垂直准备,卫星则单独转运,到发射区再进行组装,叫“日本模式”;法国阿里安发射场叫“垂直准备模式”,即垂直组装、垂直测试、垂直整体转运,其实就是我们所说的“三垂”,建设时间大致和我们相当。所以我们当时提出的“三垂”模式,确实代表了一种世界发展的潮流,是很先进的。

  记者:这种模式设计难度主要表现在哪几个突出的方面?

  徐:主要是“三垂”模式和远距离控制发射。飞船、火箭、逃逸塔,还有发射车,加起来近70米,要实现垂直总装、垂直测试,首先要求建设大的垂直测试厂房,还有,厂房大门怎么设计?六七十米高的东西怎么出来?密封性怎么兼顾?另外考虑到将来多发任务同时发射的可能,需要多个总装测试工位和转轨装置。还有一个是远距离测试发射控制,实际上是远距离控制搞自动化。

  记者:您作为发射场总设计师,又是质量控制组组长,当时是怎么抓这项工程的建设质量的?

  徐:载人航天发射场这项工程是我们发射中心的支柱,也是我国航天事业的一个标志。这项工程建设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我国航天的形象。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建立了一套质量监督体系,首先从原材料、设备货源抓起,一次承建,中间不能有二手承包,保证把钱都花到工程上,确保工程质量。

  记者:这中间有没有出过质量问题?

  徐:也有。那是1997年,加注系统安装调试的时候,发现加注管路的一个阀门密封性不好,举一反三,发现这批阀门都存在工艺生产质量问题。这是直接影响加注安全的大事,阀门一旦泄漏,轻则影响发射进程,重则起火爆炸,甚至引发箭毁人亡的重大事故,所以我们当时就果断决定,全部拆下来返修、更换。加注管路阀门500多个,在后续四次无人飞船发射过程中,火箭加注一滴不漏,创造了我国航天发射中最好的水平。

  记者:我们现在这个发射场在国际上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

  徐:我们这个航天发射场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在亚洲也是第一。不光是建筑方面,我们的自动化程度也很高,“点火”都是自动程序,可靠性高、安全性能好。指挥控制间的一个计算机主机系统可以同时指挥2-3套前端设备,完成对火箭相关系统的测试、发射准备,并最终控制发射。目前,国外的大型航天发射场都采用这种模式。
分享到:

推荐 | 举报 | 打印 | 关闭